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小琪和我的兄弟们 更多>>
 

    小琪和我的兄弟们

    时间:2018-01-13 一个月之前,我收到大学同学会的信,信是由史坦寄出来的,毕业到现在三年,我一直没有和他们见过面,同学会将在我们唸书的那个城市召开,同学会将在看完一场球赛后,到学校的社团继续,最后再到史坦的家里。
    我要去参加,见见这些以前的死党,而且我也想让他们看看我的新婚妻子小琪。
    其实我长得并不好看,在大学时代,我没有什么和女孩约会的经验,每次约会也一定告吹,我那些死党一直嘲笑我对女人没有办法。
    大学毕业后,我遇上了小琪,我一直搞不清楚她为什么会喜欢我,当然,我非常爱她,而且她的内在美和外在美兼备,凭她的姿色,可以得到任何她想要的男人,她是我所见过的最美的女人,而且还有任何女人都自叹不如的可爱个性,这可不是因为她是我老婆,我才这么说的。
    小琪身高一百六十五公分,五十公斤,一头乌黑亮丽的直髮,她如天使般美丽的脸孔,让所有打扮都是多余的,她的双眼明亮又性感,而她的皮肤就像婴儿般光滑,找不出任何的瑕疵,还长时间以有氧舞蹈保持体态,这还不完美吗?
    我曾经要小琪告诉我她的三围,但是她只是傻傻地说她自己也不知道,我想她可能是不好意思吧!如果以我的推测来看的话,她应该是38D-23-36,也许我不能肯定她腰和臀部的尺吋,但是胸部是不会错的,因为我看过她胸罩上的尺码,也许你会觉得奇怪,为什么像她这么完美的女人,会嫁给我这种癞蛤蟆?其实在两年以前,小琪是个肥胖又戴着厚厚近视眼镜的女孩,高中毕业后,找了份秘书的工作,她的同事帮她节食和安排运动课程,又动了手术治好近视,才会有现在的成果。
    当她改造自己成功后不久,我就遇到了她,在交往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彼此有许多相同的地方,直到我们决定结婚,结婚之前,我们两人都是处子之身,到现在为止,她没有避孕,因为我们渴望有个孩子。
    新婚的这两个月当然是非常开心,我们两个人都沉醉在性的世界里,我们的经验都不多,所以除了固定的姿势之外,都没嚐试过,我曾经想玩玩花招,但是小琪总是说她还没準备好,即便如此,她还是兴奋地非常快,也许是当了太久的丑小鸦,只要给她一个热情的吻,再随处摸摸她的身体,她就会变得非常饥渴,尤其她更喜欢我摸她的乳房。
    就像我之前说的,我要带我美丽的妻子现给我的朋友们看,我想,如果带小琪去的话,一定非常有趣,我要小琪穿一件性感点的衣服,好让我朋友们嫉妒得要死。
    刚开始时,小琪有点不高兴,在我求了她一个晚上,又热烈作爱一个晚上后,她终于改变心意了,在我们出发的前一天,小琪和她的朋友去买了要穿的衣服,我要她把买来的衣服给我看,但是她说一定要到同学会的时候,才会让我看到。
    一路上都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到了晚上才到住的旅馆,她一直没有把那件衣服拿给我看,她只说:「你要我穿得性感一点,我想可能会让你和你的朋友们失望了。」
    第二天中午,我们要去参加同学会,同学会是两点开始,我先洗澡穿衣服,打电话给两个我确定也住这间旅馆,而且也要参加同学会的朋友,要他们和我在大厅见面,并且告诉小琪,準备好了之后,到楼下找我。
    我下楼去,换小琪洗澡,我在大厅碰到了大伟和吉姆,我们坐在大厅交换近况,我们聊着生意政治和以前的回忆,我知道吉姆已经结婚了,而大伟还是单身。
    吉姆说他的老婆不能来,他还说我们这些人里,大概只有他和汤姆结婚了,在我还来不及告诉他们小琪的事情时,他们的注意力忽然转变了。
    吉姆说道:「你们看到那个美女没有。」
    大伟附和道:「那个马子的价钱一定很高,我可玩不起。」
    当我还来不及转头看看他们在看什么之前,吉姆说道:「她走过来了!」
    当我转过头去,我看到小琪走过来了,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吉姆和大伟张大了嘴,她性感地走过来,我们全部都站了起来。
    小琪抱住我,亲亲我的脸颊:「老公…」
    我们无法不看小琪,大伟说得不错,小琪现在看起来像个高级妓女,她的上衣就像是一件束腹,配上闪闪发光的短裙和五吋高的蓝色高跟鞋,低胸的衣服更显得她胸部的伟大和皮肤的白皙,看起来衣服像是小了一点,所以小琪几乎露出了半个乳房,衣服边缘的蕾丝好像只遮住了她的乳头,现在所有的男人都看到她的胸部,她也发现了这一点,但是她似手很喜欢这种感觉。
    小琪的短裙让她露出了半截大腿,我看到吉姆和大伟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的妻子,我不禁得意地微笑。
    小琪在我耳旁低声道:「比尔,他们喜欢我吗?」
    我在她耳边也轻声对她说:「看他们那幅德性,我想他们爱死妳了。」
    小琪脸红了。
    我又补充:「我敢打赌,如果能把手伸进你的内裤里,他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小琪低声回答:「不可能的,我没有穿内裤。」
    我惊讶地看着她,而她则以浅笑回报。
    她又耳语:「是你要我性感点的,我的女朋友们告诉我,没有比不穿内衣裤更性感的了。」
    我又耳语回她:「妳最好小心一点,否则妳会被他们佔了便宜,妳这样穿,他们会一直围着妳的。」
    小琪给了我一个困惑的眼光,她实在是太天真了。
    我将小琪介绍给他们两人认识,他们不相信她会是我的老婆,直到小琪让他们看手上戴的刻有我名字的结婚戒子,他们才知道自己无法一亲芳泽,而我则是得意极了。
    我们上了车去参加同学会安排的球赛,那里已经有十个老朋友了,没有一个人带着老婆和女朋友,小琪是唯一的女性,也是所有的焦点所在,当然,也没有人相信她是我的妻子。
    小琪虽然羞怯,但是到了球赛的中场时刻,也渐渐对自己有了信心,不再对自己的胸部遮遮掩掩,开始落落大方起来,我相信,有几个坐在我们对面的家伙,虎视耽耽地找机会想偷看她的内裤,我相信小琪也知道,她有时还会看似不经意地拉起一点点裙子,我认为她是故意挑逗那些曾经以为她是丑小鸦的男人们。
    下半场开始,当我们所支持的队伍得分时,小琪跳起来欢呼,一些坐在我们下方的人,包括我的朋友们,当他们看到小琪因为跳起裙子拉高而足以露出阴毛时,惊讶不已,我也是,因为小琪将她的阴毛全剃掉了,等会我得问她为什么这么做。
    当她坐下来时,我注意到由于刚才的动作,使她的衣服下滑了点,所以露出了一个乳头,我偷偷地告诉她,她往胸部看了看,慢斯条理地拉起衣服,遮住乳头,而且整个动作慢得足以让球场上得每一个人都看到她的乳头,其实她可以很快拉起衣服的!如果不是我了解她,我会以为她是个暴露狂!
    最后,我们支持的球队输了,但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回到学校的社团,一些学弟们请了一个乐团,正在开心地玩着。
    我们到了之后,抢着已经準备好的啤酒狂饮,我喝了点酒,拉着小琪到中间的空位跳舞,她格格的笑着并且随音乐的节奏摇摆,她的乳房也跟着颤动,她跳舞时的动作相当小心,因为她知道所有的人都看着她,等她穿帮。
    第二首歌是首慢歌,我抓住机会紧紧抱着小琪,她的乳房靠在我的胸前,让我不由自主地勃起,她显然也发现了,一边微笑看着我,一边轻轻用右腿磨着我的下体。
    小琪将头靠在我的肩上,对我耳语:「老公,这一天让我好兴奋、好想要,今天我从里到外都好性感,晚上你得小心一点,我要好好的和你干一场。」
    这句话吓了我一跳,我从来没听过小琪说出这么粗的话。
    小琪热情地吻着我的脖子,我的弟弟硬得要命,这应该可以满足小琪了。
    跳完这支舞,我们退下去喝点啤酒,吉姆走了过来,问我他是不是能和小琪跳支舞。
    我看着小琪:「这要看女士的意见了。」
    小琪说道:「我很荣幸,吉姆。」
    他挽着小琪走进舞池,我则站在酒吧前喝着酒,等小琪回来。
    我看非小琪和吉姆跳舞,吉姆贴得小琪的身体很紧,而且他看小琪胸部的时间,比看她脸的次数还多,第二首曲子是首慢歌,吉姆将两支手放在小琪的腰上,将她抱得更紧,小琪想要和他保持一点距离,但是吉姆一直用力地抱着,最后,小琪放弃抵抗,让吉姆贴在自己的胸部上。
    这首曲子结束,吉姆不情愿地让小琪离开。
    小琪回到我的身旁,她的脸明显地有点红,我问她怎么了,她告诉我在刚才跳舞时,她感觉到吉姆已经勃起了,舞跳到一半时,吉姆还用下体磨着她的小腹。
    我说要去问吉姆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小琪立刻反对,我想她认为这是因为她的打扮太性感,才会让吉姆这么做。
    话才刚说完,小琪正想喝口啤酒,但是大伟又走过来请她跳舞,小琪表示她想喝点啤酒后再去跳舞,但是大伟一幅不耐的样子,所以小琪很快地喝了一口啤酒,又和大伟去跳舞了。
    这一次的情况和刚才差不多,她回来的时候再一次的脸红,她又喝了一点啤酒,她以前从来不喝酒,但是现在的她看起来显然很开心。
    小琪没有太多的时间待在我身旁,因为我的朋友们一直轮流来请她跳舞,我注意到小琪开始越来越兴奋了,这时,有一个学弟来和我谈天,所以我暂时没去注意小琪。
    大约十分钟后,我看到她正和一个我从来也没看过的男人在跳舞,他应该是我的学弟,他的两双手放在小琪的臀部上,而且我还看到他用手捏着她的屁股,当然,小琪一定知道这个男的在干什么,不过我也注意到小琪也用她的下腹磨着那男人的大腿,这知道这是该适可而止的时候了。
    我走过去轻拍那个男的肩膀,他回过头来,但是手还是放在小琪的臀部。
    「可以了吧!」我说
    他的回答是:「走开!」
    小琪低声在那个男人的耳边说了些话,那个男人听完后,立刻放开小琪,退了下去。
    我投入我美丽妻子的怀中,她紧紧地抱住我。
    我说:「妳们两个玩过有点过份哦。」
    小琪笑着说:「这些人我让好兴奋,今晚我要榨乾你。」
    我回答:「听起来不错。」
    小琪继续耳语道:「用你硬起来的弟弟磨我的身体。」
    她这么大胆的话吓了我一跳,不过我的弟弟倒是听话地站了起来,当我们的身体热情地磨擦时,她的口中轻轻地呻吟,小琪已经兴奋得要命,而我也是。
    她说:「我们走吧,回旅馆去。」
    我回答:「我很想走,但是我们还得再去史坦家里去。」
    小琪又耳语道:「我不能再等了,今天一整天,每个男人的阴茎都对着我勃起,现在我需要一根插到我的身体里,我还想要人亲我的胸部。」
    她这么下流的话吓了我一大跳,她从来没说过这种话。
    「我从来没看过妳这么饑渴。」我说
    小琪回答:「妳还没听到他们对我说什么呢。」
    我看着她的脸,她的脸上一幅迷茫的表情。
    我问道:「他们说了什么?」
    小琪有点沙哑地回答:「你知道的,他们想和我性交。」
    我又问了一次,想再一次确定答案。
    她说:「有一个人想舔我的阴户,另一个人告诉我,她的肉棒有廿五公分。」
    当她说了那个大肉棒时,她的身体有一点微微的颤抖。
    她继续说道:「刚才那个人要我去他的房间,如果你没有过来的话,也许我就会跟他走了,我真的好想要。」
    在我还没回答之前,史坦过来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告诉我们,大家都要去他家了,小琪和我跟着他走了出去,上了车,往史坦的家出发,车上我们和吉姆、大伟聊着天气、生活等一点琐事。小琪现在看起来平静多了。
    我们是最后一组到达的人马,已经到达的人,看来都期待小琪的出现,小琪现在再也不会不好意思了,她用她美丽的身体,走在我们前面。
    当我们进了门坐下,史坦将我拉到一旁,说他的啤酒不够了,问我是不是能出去买一点回来,我不经思索地答应了。
    我走入夜色之中,上了车,开往一个半小时路程外的商店,忽然,我想起我不能让小琪一个人留在那里,我可不能让我的朋友佔我老婆的便宜,于是我将车子掉了个头,开回史坦家,我停好车,走进厨房的侧门,听到大厅中传来的音乐,透过厨房的门缝看到大厅,小琪正在史坦的怀中跳着慢舞,我担心的事发生了,所有的音乐都是史坦控制的,所有的音乐都是慢歌。
    忽然,有人要进入厨房,我躲进旁边的储藏室中,这时我发现里面放满了啤酒,我这才了解,他们是有意让我离开小琪的,而且我无意间听到汤姆和吉姆在厨房的对话。
    汤姆说:「你相信吗?像小琪这么美的女人居然会嫁给他。」
    吉姆回答:「我也不相信,我不信他可以搞定这么骚的女人。」
    汤姆继续说道:「史坦把他弄走了,我想那个女人在十分钟之内就会想要搞了。」
    吉姆说道:「我们现在有一个小时的时间,那个女人会忘了她老公的。」
    汤姆问道:「刚才跳舞的时候,小琪有没有用身体磨你?」
    吉姆回答:「有!她先用她的胸部磨着我的胸,然后又偷偷捏我的弟弟,我差点当场就开始干她了。」
    我不敢相信我新婚的妻子居然骗了我,当我听到吉姆说小琪偷摸他的下体时,我相信了,我现在担心我的妻子会被他们轮姦。
    他们走后,我走近门缝看着大厅。
    小琪正用她的乳房磨着史坦的胸,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知道如果不阻止他们,汤姆和吉姆所说的事情将会发生。
    这一切该到此为止了,但是我为什么没出去阻止?因为我又仔细地看了看小琪,她虽然还是和史坦跳着舞,但是已经不一样了。
    史坦将手伸进小琪的裙子下,而两人正热情地接吻,其它的九个人,正非常有兴趣地看着他们两个。
    我发现此时我也已经硬了,难道我也喜欢小琪这么做吗?
    我知道我再不阻止就太迟了。
    不!已经太迟了,史坦已经开始用手摸着小琪的阴户,而小琪似乎没有反抗的迹象。
    事实上,小琪还略略抬起一条腿,好让史坦更方便地摸她的阴户。
    他们持续热吻着,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们的舌头在彼此口中热烈地探索。
    我看见小琪伸出手,轻轻摸着史坦裤裆凸起的部份。
    这决定继续待在这里,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当音乐结束后,史坦把小琪炎到长沙发上,让她坐下,他坐在小琪的身旁,他们两人继续接吻。
    我知道接吻会让小琪兴奋起来。
    吉姆坐在小琪的另一边,他开始摸着小琪的乳房,这会让小琪更兴奋。
    史坦的手摸着小琪修长的腿,而且愈来愈靠近小琪的阴户,最后,史坦的手伸进了小琪的裙子中,摸着小琪的阴户,而小琪开始颤抖。
    他们两人让小琪混身热得不得了,史坦停止了亲吻,专心地摸着小琪的阴户。
    小琪看到有四支手摸着她的身体,她呻吟地问道:「比…比尔…什么时候会回来~?」
    吉姆回道:「放轻鬆,他才刚走而已。」
    小琪继续说道:「我需要他…」
    吉姆问道:「为什么?」
    她回答:「我要他干我…」
    我为小琪的回答感到得意,她还是对我忠实的,虽然她让这两个男人摸她,但是还是只愿让我来干,我本来认为该出来阻止一切了,但是我这时居然想看我的老婆被轮姦。
    吉姆说道:「小美人,比尔才刚走,也许我可以帮妳。」
    因为两个男人的刺激,小琪持续抽搐着,脸上却有我从未看过的热情,她呼吸急迫地说:「你不可以帮我,我要我老公。」
    史坦:「小宝贝,我们可以帮妳,为什么我们不停止前戏,好好的来享受一些真正的性呢?」
    小琪看着史坦说道:「我是个有夫之妇,我不可以对不起我的先生。」
    她试着保持她的忠贞,但是在她身上游移的手,慢慢地减少了她的决心。
    史坦继续道:「有什么对不起的,比尔是我们的兄弟,兄弟们总是分享彼此的东西。」
    我揉了揉眼睛。
    小琪喘息着问:「真的吗?」
    吉姆回答:「没错!」
    小琪将右手伸向正在摸着她阴核的史坦的手指,导引手指插进自己的阴道中,小琪立刻全身颤抖,有了第一次的高潮,看来,他们可以轮姦小琪了。
    当小琪回复神志,她说:「我好想有个男人插进来,我不知道谁想要来,你们人太多了。」
    吉姆说道:「记住,小宝贝,我们是和每个人一起分享的。」
    小琪问道:「你是说,每个人都要来干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身体不自主地颤抖着。
    史坦回答:「我想现在的妳一定想要我们全部上。」
    小琪呻吟着回答:「我想你说的对,那么谁先来呢?」
    史坦说道:「我想我们应该围成一个圈子,把我们的阴茎都拿出来,妳在中间跳舞,最后,谁的家伙最大,谁就可以先来干妳。」
    小琪喘息着回答:「好吧!」然后补充问道:「比尔怎么办呢?」
    吉姆说道:「当他回来后,会和我们一起玩的。」
    每个人都知道史坦的家伙最大。
    所有的人走向前,吉姆和史坦拿开他们的手,不同的是,史坦的手上沾满了小琪的爱液。
    小琪準备好了,她站了起来,走到大厅的中间,史坦则播放着重节奏的音乐。
    小琪开始诱人地摇摆身体,看起来像是很有经验的样子。她的动作十分优美。
    史坦站到她的后面,将手放在她的腰上,随着小琪的摇动,慢慢地将手往上移,直到双手握住了小琪的乳房,在所有人的面前,揉着小琪的乳房。
    小琪轻轻地呻吟,将她的头往后靠,靠在史坦的肩上,并且伸出舌头,舔着史坦的舌。
    她从来没有这样对我。
    一分钟后,史坦退到一旁坐下,并且很快地将他的阴茎从裤子中拉了出来,其它的人也跟着这么做。
    小琪的舞越来越有挑逗性了,她开始舞到每一个男人的面前,让他们好好看看她动人的胴体。
    小琪开始用下流的字眼挑逗所有的人。
    「我敢打赌,你们想好好看看我的奶子,对不对?」
    所有的人大叫道:「对!」
    小琪继续说道:「我想待会儿,你们想看我的小肉穴,对不对?」
    我简直不敢相信,小琪的话居然如此下流,这不像平常的她。
    再一次地,所有的人回答「对!」
    小琪诱惑地伸出中指,放在唇上,然后顺势往下,经过下巴、脖子,最后到了胸前的衣领。
    汤姆问她三围是多少。
    我以为她也会回答:「我不知道。」
    但是小琪得意地说:「37D-22-34,身材不错吧?」
    所有的人又大叫道:「对!」
    这个小魔鬼,她知道自己的三围,她的腰比我认为的还要细。
    当大家在欢呼的时候,小琪慢慢地拉下衣服的肩带,低胸的领口立刻敞开,那对十九岁的美丽乳房即将完整地呈现在每个人的面前,由于衣服显然比她的乳房小,所以那对美丽的乳房几乎要爆了出来,虽然此时还看不到她的乳头,但是小琪的舞越跳越激烈了,这也使得她的衣服越来越往下滑,几分钟后,她的乳头终于露了出来,那两粒粉红色的美丽珍珠,几乎夺去了所有人的呼吸。
    小琪绕着中间跳舞,展示着她傲人的双峰。
    她说道:「我想要几个人来吸吸我的乳头,有没有来想上来的?」
    现场的每个人都叫了起来,小琪选了汤姆和阿强。
    小琪将胸部往前挺,再将她浑圆的臀部往后翘,而头则往后仰,汤姆和阿强则立刻咬住了她的乳头不放,儘情地吸吮。
    小琪大声地喘着气,显然让她更兴奋了,才过了一会儿,小琪把他们两人推开,走向其它人,让场内所有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吸吮她的乳头,每个人十秒,不多也不少,每个轮到的男人都狂暴地吸着小琪的乳头。
    当每个人都吸过小琪的乳头后,小琪走到场中央,每个人都不知道小琪下一步要做什么。
    而小琪此时忽然拉住了衣服,用力地扯到腰部,这一下,她可是的双乳完整地出现在众人面前,音乐还没停止,小琪跳着热舞,房中所有人大声地欢呼,看着一对完美雪白的乳房在他们面前舞动。
    小琪跳得非常好,看起来就像一个天生的脱衣舞女郎一样。
    大伙开始叫喊,要她脱下所有的衣服。
    小琪对他们说:「你们想看我裙子底下的东西吗?你们要怎么对待它?要放一些东西进去吗?我要你们全部都插进我身体里,我好像要,就像我需要呼吸一样,给我看看,你们要放什么东西进来。」
    所有的人都掏出了他们早就硬得不像话的阴茎出来,她一个个地看着所有面前的肉棒,想找一根最适合的肉棒插进她饑渴的阴户,她张大了眼,舔了舔嘴唇,非常快地脱下了衣服,并且把衣服踢到一边。
    我美丽的老婆就这么一丝不挂地站在一群男人面前,除了一双白色的长统丝袜外,什么都没有。
    小琪在众人面前舞着,她光秃秃的阴户像是在狩猎,想找一个最大的肉棒。
    小琪继续挑逗他们:「我要一根又大又硬的肉棒,我的身体想被搞,我的奶子想被吸,我的小洞想要一根肉棒,有没有人有大肉棒可以插进来的?如果没有,我的身体好空虚,我想要有人插进来已经等了一整天了,我的老公不插我,你们其中一个可以代替他,谁要插呢?」
    似手是她的阴户带领着她搜寻阴茎,最后,她坐到史坦的腿上,由于她光滑又湿透的阴户,马上很轻鬆地让史坦插了进去,而且直插到底,不过才抽送了三下,小琪就高潮了,她一边大喊一边像个野人一样更快速地跳上跳下,让抽送的速度更快。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小琪用这种姿势性交,我知道史坦撑不了多久的。
    小琪的双乳在她胸前狂野地跳动,史坦无法吸到它们,于是他就将头埋进小琪的胸前,一分钟后,小琪又高潮了。
    这对我而言是个新经验,小琪从来没有高潮过两次,她唯一高潮的那一次是我给她的,但是情况明显不同。
    这次性交完全是由小琪主动,大楖两分钟的,史坦开始呻吟,此时我忽然想起小琪没有避孕,她从不知避孕药,而史坦也没有戴保险套!
    我是不是该在史坦射精前冲进去呢?为什么小琪忘记了?我又犹豫了,我心底一个小声音告诉我,留下小琪和其它男人的孩子吧,这算是一个不错的礼物!所以,我等着事情发生。
    最后,史坦插到底,射精了,我可以看到一大股浓浓的白色舔液,从史坦的阴茎和小琪的阴唇中流了出来,是了,小琪怀孕了,不过也可能没有。
    小琪离开史坦,坐在地板上,看着精液从她的阴户中流出来,她用两双手蒐集地板上的精液,看着房内所有的人,将那些白色舔液吃了下去,她的眼光似乎在说:「马上我就要吃你们的了。」
    我曾经和小琪讨论过这件事,她死也不肯碰精液,更别说是吃它了。
    小琪吃完手上的精液后,马上跳上离自己最近的一根阴茎上,让那根阴茎插进自己体内,我看不到谁在干她,那个男的紧紧地捏住小琪的乳房猛吸,但是他越是用力捏小琪的乳房,小琪就越激烈地上下移动臀部,迎合那根阴茎,才不过两分钟,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那个男的猛力的将他的肉棒插到了底,而小琪则是将他的头紧紧地抱在胸前,差点让他窒息。
    现在已经有两个男人射在小琪体内了,就像玩俄罗斯轮盘一样,谁会是小琪孩子的父亲呢?
    再一次地,小琪离开了那根阴茎,吃着由阴户中流出来的精液,但是还没吃完,她马上又移向另一根阴茎,白色的精液由她的小穴中流了出来,顺着她的腿,流到她的丝袜上,让丝袜上沾一点略带黄色的水渍。
    小琪干着房内的每一个人,每一次的性交都是那么的狂野、淫蕩,她今天所表现的热情大概已经超过她一生中所表现出来过的热情了,她经常运动的身体,给她相当好的体力。
    最后一个轮姦她的是汤姆,小琪只花了三分钟就让他射精了,其实,大部份的人只插了她一分钟左右而已,因为小琪紧紧的阴户和狂野的动作,那些男人根本抵受不住。
    十五个人轮姦过她后,她似乎烦厌了只是性交而已,她一边被干一边移到吉姆面前,含住他的肉棒,而此时吉姆的肉棒才刚射过精,像根麵条般地垂在两腿之间,而小琪一含住那根阴茎便开始猛力地吸。
    就我所知,这是小琪的第一次口交,而且我也知道,当小琪口交时,我也射精了,我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把我的阴茎掏出来的。
    当干她的那个男人射在她体内的时候,小琪不但吃了流出来的精液,还舔乾净了那根刚射精的阴茎,之后再继续含着吉姆已经硬起来的阴茎,同时另一个男人又上来由后干她。
    没过几秒,吉姆射在小琪口中,小琪将那些精液尽数吞下,而她阴道里的那根肉棒没多久也射精了,小琪照例把那根阴茎舔乾净。
    小琪每一次舔着刚射精的阴茎时,都会有一些不同的新嚐试,这一次她舔着这个男人的睪丸,接着的那一个,她舔着他的屁眼。
    我看着我天真纯洁的老婆变得如此淫蕩,除了性交,没有事情能吸引她。
    当最一个男人轮到干她小穴时,她徵求一个志愿者来搞她的屁眼,小琪曾经拒绝肛交,但是她现在居然主动找人来玩她的肛门。
    大伟马上站了起来,他走近小琪,沾了沾由她阴户中流出的白色舔液,轻轻地涂在小琪的肛门,然后用龟头抵住小琪的屁眼,用力地往里插。
    当刚插进去的时候,小琪大声地尖叫,但是立刻地平静下来,没多久,她这第一次肛交马上为她带来一次不寻常的高潮。
    我想她可能从此就迷上了肛交。
    大伟才不过插了她一分钟,就射精在小琪的直肠里,当他把阴茎拔出来,小琪马上用嘴和舌头舔乾净那根骯髒的屌,天哪!实在是太下流了。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小琪一直这样在性交,还舔着所有男人的屁眼,还有两次,她让一个男人插着阴户,一个男人插进后门,一个男人插进嘴里,甚至有一次,两根阴茎同时插进了她的口中,虽然这相当地困难,但是小琪还是儘力完成了,她先叼住一根阴茎,再让另一根阴茎插进来。
    现在她白色的丝袜几手全变成黄色的了,这些都是男人的精液。
    好笑的是,没有人在此时想起我,小琪忙着让人干她,而我的朋友也忙着干小琪,成群地干着我的老婆。
    过了一个半小时,我的朋友们再也没有力气了,而小琪还是精神十足,到目前为止,她起码有过廿次以上的高潮,也至少让别人射精在体内四十次以上,但是小琪的小肉穴,还是在找着阴茎,小琪开始恳求男人再来干她,史坦告诉小琪,如果还想找人来干的话,回到学校的社团去吧。
    我想这是该结束的时候了,我走出厨房走进大厅,到处都躺满了男人的身体,空气中散满了体液的味道,小琪大吃一惊地看着我。
    我说道:「玩得高兴吗?亲爱的?」
    小琪害怕地问道:「你看到什么了?比尔?」
    我回答:「我全看到了。」
    小琪掉下泪了,直到她看到我脸上的笑容,她试验地问我:「你不生气吗?」
    我摇了摇头,小琪跳到我怀中,紧紧地抱住我,过了一会儿,她狂暴地推开我,用力地扯我的裤子,将我的阴茎掏了出来,一口含住就用力地吸,还不时舔着我的睪丸、肛门,就像她对待我的朋友那样。
    忽然她停了下来,说道:「干我,亲爱的,我好爱你,干我,求求你。」
    我将她转过身,让她像狗一样地趴下,插进她才忙个不停的阴户中,用力地干着她,没过多久,我拔了出来,改插她的屁眼,我就这样干着小琪,并且给了她两次今晚最好的高潮,我快射精的时候,小琪求我插进她的嘴里,我把阴茎拔了出来,小琪立刻转过身,让我插进她的口中,并且吞下我今晚第二次射出的精液。
    小琪舔乾净后,说道:「我整晚都好像和你作爱,亲爱的。」
    我问小琪这样是不是还不够。
    她温柔地问道:「如果我还想去学校,你会不会生气?」
    我告诉她,如果她想去的话,我们就去,她紧紧地抱住我热情地吻我,此时我想起了小琪刚刚才做的那些下流骯髒的事情,我想,如果小琪不在乎,我又何必在乎呢?
    我建议小琪把自己弄乾净,并且叫她把丝袜脱下来。
    十分钟后,小琪由浴室中出来了,现在的她,就像刚进门时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没穿丝袜了,她告诉我,她把阴户和屁眼洗乾净了,而且还刷了牙。
    我们于是离开史坦的房子,万有向任何人道别,因为每个人都沉睡了,我们就这么开着车离开,在车上,我问小琪几个问题,以解决我心中的迷惑。
    我看着小琪美丽的脸孔,问道:「这么多人射在妳里面,妳会不会怀孕?」
    她微笑看着我,使我觉得她并不在乎这个问题,所以我认为,她不是準备好要怀孕,就是有了什么避孕的措施,不论答案是什么,这都会是我以前从不知道的秘密。
    我又问道:「怎么了?」
    小琪回答:「别担心,我不会冒这个险的。」
    我催促她继续说:「然后呢?」
    她说道:「我装了女用保险套。」
    这个回答让我大为安心,但是我又回想刚才的情景,这怎么可能?她什么时候装上的?
    我问道:「为什么妳会戴这个东西呢?我们不是从来不避孕的吗?除非妳本来就打算和其它人性交。」
    小琪清了清喉咙:「我得谢谢我的女朋友,她在我们结婚前就建议我準备,我们一直还没有确定是不是要生小孩,所以她建议我準备。」
    我说道:「我很庆幸妳戴了它,妳是什么时候装上的?」
    小琪继续说道:「当你走后,你的朋友开始挑逗我,你知道我已经很饑渴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忍得住,他们一直在摸我,当时我好想要你,然后我想起了钱包中的保险套,所以我到厕所把它装了进去,当我装好后,我也清醒了,我知道我想性交,你不在,所以我和你的朋友性交,我好热,我几乎可以和整个军团的男人性交,到现在我还有点怕,我很抱歉,你娶了一个好色的蕩妇。」
    我向小琪承认,当她被轮姦时我很兴奋,我说道:「我知道我的朋友把我支开,是为了得到妳,我在路上走了一圈就回来了,当我看到妳和我的朋友们性交时,我非常兴奋,这真是个不错的表演,我一直看着,我真不敢相信妳是如此地淫蕩,以前妳说妳绝对不会做的事,现在妳都对我朋友做了。」
    小琪同意地说道:「亲爱的,我很抱歉,我发现了我自己从不知道的另一面,让我们面对它吧,我是一个好色的蕩妇,这是事实,我也不想改变,现在我只想性交。」
    当我们快到社团时,我告诉小琪,当她在和别人性交时,我会一直在附近,她紧紧地拥抱着我,直到我把车停在社团前的停车场。
    她搓着手说道:「更多的肉棒,我等着它们插进我的每一个洞。」
    我摇了摇头,下了车,并且帮小琪开了车门,社团之中似手还有活动在进行。
    小琪昂道阔步地走到房门口,这是她的演出,所以我认为该由她自己来,她打开了门,走进房中,而我则跟在后面。
    房中的男孩子正在清理场地,小琪走到屋子的中间,大声地吹了口哨,我从来不知道她会吹口哨,所有的人看着她。
    小琪娇笑着说道:「我来是为了找屌的,如果你们有的话,我会吸它、让它插,还会吃下它喷出来的精液,我要玩这屋子中所有的阴茎,如果你们有人不想的话,可以离开。」
    没有人离开,小琪开始指挥,她指着最靠近的男人说道:「你立刻去弄一块垫子来。」那个男的正在犹豫,小琪大叫道:「快去!」那个男孩才立即跑开。
    小琪看着另一个人说道:「你,让所有想插我屁眼的人到这里来。」男孩照办了。
    小琪要其它人脱去衣服,自己也开始脱衣服。
    五分钟以后,小琪站在垫子上,面前站了卅个裸体的男人。
    她开始宣布:「游戏规则很简单,如果我的嘴、阴户、屁眼任何一个地方是空的,你们就插进来,而且要插到底,同时也要用力插,别轻轻慢慢地来,我会一直在这里,直到你们都玩够为止,现在开始。」
    她带了三个人,让他们到适合的位置上,那三个男人开始按照小琪的要求干她,用力而且全插到底,粗鲁地插着小琪的阴户、肛门和嘴,而小琪爱死他们这样地做,还有人死命地捏着小琪的乳房,还好她的胸部是自然的,如果是隆过乳的,此时一定会爆开。
    小琪吃精液,舔男人的肛门,我确定一定有人的屁股没擦乾净,但是小琪一点也不在乎。
    当最后一个男人爬着离开时,太阳已经出来了,我估计小琪小琪体内大概已经有超过一百次射精的精液,她几乎混身都是精液,但是她还想要,我真不敢相信,一个女人让四十多个男人轮姦,这或许是项记录。
    小琪的口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本来以为她是在叫另一个我没看到的男人,但是我看到一只德国牧羊犬走进来时,我才知道小琪现在想和狗玩了。
    这是该走的时候了,我拿起小琪的衣服也把她拉了起来,当我们走出门时,她还一直看着那条狗,我真不敢相信,小琪居然想和狗性交,我决定不给她这个机会,我们得立刻离开这里,我把小琪拉上了车,她身上还是一丝不挂,但是还好附近都没有人。
    我们回到旅馆,小琪整整睡了一天,第二天我们回到家中,小琪身上许多部位又红又肿,但是她的脸上却尽是笑容。
    我问她:「亲爱的,妳真的想和狗干吗?」她疑惑地看着我,好像是我疯了。
    我问道:「妳不记得了?」
    她摇摇头。
    我告诉她最后所发生的事,她好像忘记了,所以显得很惊讶。
    她有趣地看着我,问道:「和狗性交?」
    我点点头。
    她微笑着慢慢说道:「听起来不错,应该很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