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七章 又见故人 更多>>
 

    风月大陆 第七章 又见故人

    时间:2018-01-13 得到叶天龙被安然释放的消息,东督府的所有将士都为之十分高兴,连这样的大难叶天龙都可以逃掉,这个男人的运气还真不是普通的厉害,跟着他逢凶化吉的几率一定很大,在这样的心理之下,他们的忠诚心也就更加的坚定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非但是叶天龙自己不知道,就连那些看他不顺眼的人也是料想不到的。
      当这个消息传到那个始作俑者的耳朵里时,她却已经没有了生气的时间,因为从早上起,让她感到头疼的事情接连不断的发生。
      自己在艾司尼亚苦心经营的一个情报网居然莫名其妙的出现了断裂,本来通过这个情报网她可以得到了许多机密的情报,就连这次三个国家準备联合进兵侵犯武安的情报也是这个组织的功劳,可以说这个组织是自己的另一个耳目,失去它的话,自己将变得又聋又瞎。
      敌人开始动手了,可是自己还不知道究竟是哪一方面的敌人,这问题让她头痛不已,为了尽快解决这个问题,她只有动用手头可以用的最大限度资源,即使为此而暴露身份也没有办法,而且她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这次的敌人绝对已经发觉到她们的真正身份,所以想再保密也没有什么必要了。
      鲁图先的确是在肃清武安的人,他虽然不肯出面作证来洗脱叶天龙的罪名,但对于陷害叶天龙的人却是十分痛恨,更何况武安的情报网在艾司尼亚的存在对于自己这一方的行动一点好处都没有,要把艾司尼亚牢牢地控制在自己这一方的手下,这是他的既定目标,是以武安的人只不过是他拿来开刀的第一个而已。
      而叶天龙神奇般的重新回到东督府,更是让鲁图先深信不疑,这个男人就是值得自己效力一生的主君。
      鲁图先这样的行动很自然地引起了其它方面的注意,没有想到这个素来不得人心的无情男人居然是一个这么有实力的活跃份子,原先没有把鲁图先放在心上的人开始有些后悔,同时便仔仔细细地调查这个男人的来历。
      叶天龙出现在东督府的时候,受到了部下的热烈欢迎。每个人发自内心的快乐让叶天龙也十分感动,原来自己在部下的心目中还是这么有地位的。
      在东督府坐了一会儿功夫,叶天龙就感到无聊起来,看着自己的部下忙忙碌碌的样子,再看看自己悠闲的模样,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可是真的想插手的话,又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好干的。
      原本他是下定决心今天下午要好好在东督府里干点事情,来感谢部下将士对自己的支持和爱戴,可是他这个有史以来最懒惰的主将做什么事情都好像在给别人添乱子,这所谓的「注定无所事事的人是不能变得勤快的」!
      整个东督府的运作就好像是一部已经磨合好的机器,在石义信的主导下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叶天龙的热心加入如同在这部机器里面丢了一块小石头,非但没有帮助,反而让整个运作出现不应有的停顿和呆滞。
      发觉到这一点的石义信不禁感到好笑,自己的主将居然是这样一种人,这倒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不过他也知道身为上者,最重要的是将自己的部下调整好,让他们发挥出最大的能量,而这一点正是叶天龙做得最好的。
      「叶大人,如果你真的想帮忙请您还请到别处去帮助别人吧!」
      不知道是谁先忍不住说出这样的话,反正后来大家都是这样对叶天龙说,让突发热心的男人只好摸着鼻子跑回了东督的办公房,在这里,身为东督参军的石义信正十分自如地处理下面传来的各项事务。
      听到叶天龙的脚步声,石义信连头也没有抬一下,一边处理手头的事情,一边说道:「大人,可不可以麻烦你给下官倒一杯茶啊?」
      「可以,可以!」终于有人求自己做事了,叶天龙满心欢喜,连忙跑出去端了一杯茶进来。这举动落到跟在他身边的玉珠和辛西雅眼中,她们不禁好奇地问道:「公子,这些事情你可以让勤务兵去做的吗?」
      「但是我想好好做一点事情啊!」叶天龙想也不想回答道,把茶放在石义信的办公桌上,然后说道:「参军大人,好好努力啊!」
      玉珠和辛西雅正感到有趣的时候,叶天龙已经突发奇想,让自己的女飞卫进来帮助自己泡了许多杯茶,然后让她们端着去送给自己那些忙碌的部下。他这一举动让那些部下感到更是干劲沖天。
      「好了,现在我们去临湖居吧!」干完这件事,叶天龙开始一身轻鬆地离开东督府,这更是让玉珠感到奇怪。
      「公子,公子,我……我想问一个问题!」
      「什么事啊?」
      「为什么你刚刚说要好好做事,转身又要离开了呢?」
      「这个嘛,我不是做好了吗?」叶天龙嘿嘿一笑,「去抢别人的工作可不是我的爱好,我现在已经慰劳过他们了,让他们自己努力工作就可以了。」
      听到这话,玉珠真不知道该佩服还是好笑,这个男人的想法的确是有些与众不同。
      还没有走出东督府,倩公主突然从外面跑进来了,她经过小小的改装,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艾司尼亚普通的富家小姐,身边没有带一个侍卫,看到这样的情形,玉珠在心底暗暗偷笑了一声:这位公主绝对是偷跑出来的,看来她已经决定要缠上公子。
      「你们到哪里去啊?」一见到叶天龙他们,倩公主就双眼发亮,连忙问道。
      「你是偷跑出来的吧?」叶天龙将脸一正,「怎么可以穿成这个样子?如果被别人看出来就麻烦了!而且也太危险了!」
      「嘻嘻,我才不怕呢!」倩公主笑容满面,毫不在意地说道,「有你在我的身边,你会保护我的吧?」说着,她的双手已经抱住了叶天龙的一只手臂,十分亲密地摇动着。
      「可是,可是……」叶天龙感到自己的头又有些大起来了,但想起了安德列三世和自己的约定,谈话中所流露出来的意思,自己是无法拒绝的。
      「如果让陛下知道你这个样子,我可就有麻烦了!」叶天龙只好换一个角度来说。
      「父皇才不会呢!」倩公主皱起了她那漂亮的瑶鼻,「快说吧,我们去哪里玩?」她倒好,方纔还是问叶天龙你们去哪里的,现在已经变成我们去哪里玩了。语气的改变是如此的自然流畅,让叶天龙也感到佩服,他知道自己今次是被这个美丽的公主缠定了,所幸的是,自己并不排斥这样的纠缠,相反的,这样的事情让他感到十分骄傲。
      叶天龙状似无奈地说道:「好吧,好吧!我们一起走!」
      倩公主高兴地跳起来,喜孜孜地拉着叶天龙的手,就往外面走去,口中问道:「我们先到什么地方呢?」
      叶天龙一笑,说道:「你跟我来就可以了!」说罢上了自己的战马,玉珠和辛西雅她们也纷纷扳鞍上马。
      叶天龙看到倩公主没有骑马,就想让人给她牵一匹过来,谁想他还没有开口说话,倩公主已经腾身跃到了他的马上,坐在他的前面。
      「喂……」一个香软的娇躯靠进自己的怀中,本来应该是非常高兴的事情,特别对叶天龙这样的人来说,可是一想到万一这事传到安德列三世的耳朵里面,那就难以交待了。
      「你还是另外找一匹吧!这个样子给别人看起来不好的!而且对你的印象也是有亏损的!」叶天龙连自己也感到意外,自己居然可以这么顺畅地说出这样有道理的话来,这可是和自己的本性有些相反的。
      可惜他苦口婆心的第一次说道学话,换来的并不是别人的感动,而是满不在乎的回答。
      「我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呢,我觉得这样很好很舒服,没有什么不好啊!」
      既然如此,叶天龙也不再说什么了,当事人都不怕,自己一个堂堂的男人会怕这个吗?
      主意打定,叶天龙的双手从后面伸出控住战马的缰绳,从别人的角度看来,这个样子就是他将倩公主的娇躯揽入自己的怀中,这位东督大人还真不是普通的无所顾忌啊!
      在东督府的将士惊异的注目礼下,叶天龙一行人驰上了艾司尼亚的街头。他这样的携美纵马在艾司尼亚的街头,自然引起别人的不少看法,他头上那顶好色流氓的帽子也戴得更加牢固了。
      与其说这位东督大人是特立独行的男人,不如说他是一个无行的家伙,相信有不少的人士心中会这么想的。
      但叶天龙才不会在乎这些,别人的看法那是别人的事情,他在马上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目的告诉了倩公主。
      听到叶天龙居然是去找绾贞,倩公主并没有感到不高兴,反而很感兴趣地追问他和绾贞之间的事情。
      当听到起因竟然是和庆计的赌约,以及他在绾贞面前的碰壁,倩公主不禁笑得软在叶天龙的怀中,同时她对能让叶天龙无计可施的小店老闆绾贞感到无比的好奇。
      「原来你也有被女人拒绝的时候啊!」倩公主的兰花玉指轻点在叶天龙的胸膛,腻声说道。
      「胡说!」叶天龙感到自己大失面子,「那个小女人软硬不吃,加上她的那一手绝妙的手艺,真真让人恨也不得,爱也不得。」
      倩公主呵呵轻笑,吹气如兰道:「如果你不能使出那些恶劣的手段,就没有办法了吧!」
      「可恶!」叶天龙佯装生气地捏了一把倩公主,「再这么说我的话,我就把你丢下马去!」和安德列三世的那次密谈之后,叶天龙自认已经明白到皇帝的心意,他自然对倩公主也就没有再像以前那样的守礼了。但是他以前真的对倩公主就十分守礼节吗?这一点也只有这个男人自己相信了。
      他们两个人在马上的谈笑晏晏,落在那些道学家的眼中,这样子的举动简直是有些伤风败俗,绝对是作为教育良家子弟的反面教材。
      倩公主轻推叶天龙,腻声道:「怎么啦,你生气啦!」
      叶天龙没有回答,双目直视前方,他突然发现在前面的街市口一道有些眼熟的人影快速闪过,金色的头髮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咦。那个家伙不是……」叶天龙不禁在心底暗暗思忖,「他怎么又回到艾司尼亚了?唔,有点不妙,得注意一下了。」
      倩公主见叶天龙没有反应,眼珠轻轻一转,便软语说道:「好啦,不要这么小心眼,要不要我帮助你一把啊?」
      「喔,什么?」叶天龙从思忖中猛醒,忙将心神收回,望着倩公主的俏脸问道:「你要帮我什么忙啊?」
      「自然是帮助你去把那个女人追到手啦!」倩公主笑嘻嘻地答道,在她看来,这样一件事情是非常有趣的。
      「不,我们要改变方向了。」叶天龙轻轻摇头,现在他的心思已经完全放到那个吸引他注意力的男人身上,如果不把这件事弄清楚,他的心里会非常不安的。
      「是吗?」倩公主大感洩气,「我都想到一个好主意了。」
      叶天龙笑了笑,探身过去对玉珠轻轻吩咐了一声,玉珠一惊,马上跃下战马领命而去,很快她的身影就消失在人群之中。然后叶天龙回过身来对倩公主说道:「哦,你有什么好办法吗?你可千万不要乱来啊!」
      倩公主正嘟起小嘴,为叶天龙不回她的话感到不高兴,听他这么一说又马上来了精神。
      「放心,我是真的想到一个好点子。」倩公主拍着微微隆起的酥胸,用十分认真的口吻说道,「你附耳过来!」
      叶天龙见她这模样暗暗感到好笑,但也将信将疑地凑过耳朵,听倩公主在自己的耳边细细道来。他的脸色随着倩公主的话语开始发生变化,听罢他一拍自己的大腿,对倩公主讚歎道:「不错,这真是一个绝妙的好主意!」
      倩公主本来也是有些暗暗担心,生怕自己的主意被叶天龙斥为胡闹,但见叶天龙大加讚赏,心下不由得高兴万分,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合自己的心意,跟他在一起一定会非常快乐的。
      「可惜这次没有时间了,我们下次就用这个办法好了!」叶天龙用十分遗憾的口吻对倩公主说道,「你有把握做好吗?」
      倩公主白了他一眼,翘了一下红红的小嘴说道:「我的功夫可不是假的!」
      然后十分认真地续道:「你可不能骗我的喔!下次我们一定要把我这个计划变成现实。」
      「一定,一定!」叶天龙一边漫应着,一边把注意力集中到前方的街上。
      「公子,在那边!」辛西雅的声音在左后方响起,顺着她指的方向,叶天龙看到了玉珠的身影。玉珠正站在一个路口,朝他们挥手示意。
      叶天龙的精神一振,道声:「我们走!」率先带马往玉珠那边驰去。
      「他进了康乐坊的一间民房,里面还有两个人。」玉珠望着跳下马的叶天龙飞快地说道。
      「哦,我们去看看!」叶天龙看了看站在身边的辛西雅,素来对他言听计从的女神战士首领自然是毫无异议。
      「你先回去吧,我们要去办点事情。」
      叶天龙回头劝正睁着好奇的双眼望着他们的倩公主先回无忧宫,但这个精力充沛的美丽公主如何肯放过这样的一个机会。
      「你们準备去对付谁啊?」倩公主一把揪住叶天龙的衣袖,「我也要去看看不行吗?」
      「我们去有可能和别人动手的。」叶天龙正色道,「你跟过去的话,就太危险了!」
      倩公主一听这话顿时精神百倍,她跃跃欲试地说道:「好啊,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可以错过呢!我一定要去,我的身手可是很厉害的喔!」
      被倩公主纠缠不过,加上时间也不允许,叶天龙只好答应了让倩公主也跟着去了。他再三叮嘱倩公主道:「你可不许闹事,没有我的话千万不要动手,而且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倩公主只要能让她也去就十分满足了,对叶天龙的要求自然是满口答应。
      一行人到了玉珠所说的地方,正遇到两个人从屋子里面出来,和他们打了一个照面。双方的脚步同时一顿,脸上都显出了吃惊的样子。
      叶天龙并没有看错,他看到的那个金髮男人就是曾经败在他手里的克里夫。
      曾经消失了一段时间的克里夫又重新回到了艾司尼亚,而站在克里夫的身边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额头上用一条红布束起来,配合着那张粗旷的脸庞,壮实的脖子,让人感到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威胁。
      但最让人吃惊的还是克里夫的变化,乍看之下依然是金髮飘逸的英俊男人,现在的眼中却不时闪过阴沉的冷电,浑身散发出一种让人极不舒服的邪恶感觉,似乎是他的阴暗面已经成为他的全部。
      好像这个家伙练了什么阴邪的功夫,叶天龙的心里不由得泛起嘀咕。他还没有说话,克里夫先开口了。
      「叶大人,你爬得还真快啊!现在又準备拉哪个女人的裙带啊?」
      「呵呵,克里夫大人好久不见,现在又準备找谁练剑啊?」对克里夫的冷嘲热讽报以微笑,叶天龙用胜利者的口吻对克里夫说道。
      「你不要得意的太早了!」克里夫恶狠狠地说道,「我已经查出了那天败给你的真相了!」
      「哦,什么真相啊?还不是因为你的实力不如我吗?」叶天龙毫不客气地说道,然而他的这一番话没有产生预料的成果。
      「亲爱的公主殿下,你以后不会再有机会弄鬼了!」克里夫转而望向叶天龙身边的倩公主,依足礼数但却是平淡的话语中有着掩藏不住的恨意。
      「真没有想到堂堂的倩公主会为了自己的男人做出那样的事情来,看来皇室的教养也不过如此而已!」
      倩公主可没有叶天龙那么好相与,她顿时美目怒睁,毫无惹事之后反省的觉悟,骂道:「好大的狗胆,见了本公主竟然不拜见,还口出狂言!」
      「你现在的模样配称公主吗?」克里夫一改以前对女孩子彬彬有礼的样子,对着倩公主也不再执臣子之礼。
      克里夫身边的那个大汉死盯着叶天龙看了半天,这时候冷哼了一声,对克里夫说道:「克里夫大人,我们走吧!」
      「叶大人,好好保重身体!」克里夫朝叶天龙打了一个招呼就和身边的同伴扬长而去。
      倩公主哪里肯忍下这一口气,只见她一扬小手,娇叱一声:「风刃舞!」
      平地生风,气流急速地旋转成形,尘土飞扬中,数道尖利的哨声呼啸而过。
      如果眼力好的话,可以看到总共是五道风刃,三左两右,虽然是风系魔法形成的高密度气流,但其锋利的程度绝不亚于真正的钢刀。
      听到倩公主的声音时,克里夫和那个大汉就已经提神戒备了,待察觉到身后的异样,立刻转身大喝一声,同时扬手击出四道强大的真气,在自己的身前形成一道结结实实的气墙。
      两种密度高得惊人的气流在克里夫的身前不到一尺的地方猛烈地冲撞起来,发出气爆的声音,霎时间狂风大作,强劲的气流推动在场的每一个人。很显然的是克里夫好像没有他身边那个大汉有实力,那个大汉是将攻向他的两道风刃完全接了下来,而克里夫虽然也接下了三道风刃,但却被爆裂的余劲震得身子一仰,几缕耀眼的金髮从头上飘落。
      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倩公主心中暗恨克里夫,所以攻向他的风刃要强劲许多。而克里夫也是对自己新练的功夫有些托大,两下相加,自然使得他的场面上看起来要比身边的那个男人差不少。
      「好!」克里夫还没有说话,他身边的那个大汉就讚了一声,显然他对看似甜美可人的美丽公主殿下居然有着如此高的魔法造诣感到意外。
      「不要以为对我拍马屁,我就会饶过你这个不懂礼貌的家伙!」
      倩公主虽然还是凶巴巴地说道,可是眉梢的一丝快意还是说明她接受了这个家伙对自己的吹捧。克里夫深深瞪了倩公主一眼,终于没有再说什么了,显然此时的他已经明白到这个刁蛮公主的可怕,纵使自己练了非常厉害的「阴煞真力」,但还是没有完全击败倩公主的把握,再加上在倩公主的身后就是法斯特的皇帝陛下,找这样的对手实在是很笨的举动。
      见克里夫和他的朋友再度转身要离开,从来不肯吃亏的男人如何肯罢休,叶天龙刚才不叫住倩公主的举动就是想给克里夫他们吃点苦头。
      「喂,你们两个混蛋给我站住!」
      克里夫和那个大汉身子一顿,略带迷惑地相互望了一眼,身后那个可恶的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啊?口气的变化好像也太快了点,刚才还显得十分客气的样子,怎么才转了一个身,就完全变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