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39章 更多>>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39章

    时间:2018-05-17 赖文昌远远就停了下来,韩冰虹整理好身上的衣着,打开车门。
      正要下车的时候男人突然按住她的大腿,从腿内侧慢慢地摸了上去。
      「……不要……这里很多人的……」韩冰虹皱眉道。
      男人的魔爪逕自探入温湿的三角区。
      手触之处是一大片茂密的芳草,浓浓的,指头找到穴口挖了进去。
      「啊……停手……」韩冰虹的手按在男人手上阻止着。
      「散会后我等着你……」赖文昌收回他的魔爪。
      韩冰虹打开车门钻了出去,突然感到下体空空的,阴部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凉嗖嗖的。
      韩冰虹一惊,这才想起内裤已经没了,从来没试过这种情况,所以感觉特别强烈。
      她下意识地深吸了几口气,定了定神,举目望去,只见广场上到处是人。
      作为这次大会有机会发言的法官之一,韩冰虹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在通海大案中的表现让她在法律界声名鹊起,政法系统的人很多都认识她。
      「得得得……」高跟鞋有节奏地敲击着水泥地板发出优雅的声音,韩冰虹迈着稳健的步子向礼堂入口走去,姿态端庄严谨,不失人民法官的风度。
      空气在档部自由流动的感觉真是很奇怪,韩冰虹感觉好像失去了一道屏障似的,每走一步都很小心。
      从人群中经过不时地和熟人打招呼,那种感觉真是很棒,韩冰虹不住地用目光寻找本单位的同志。
      「冰虹!」
      有人叫她,韩冰虹四下一望,只见凌玉霜和高洁正向她走过来。
      「怎么这样迟呢?打你的手提也没有人接……」高洁问道。
      「没办法…临时有点事……本来和单位的人一起来的,后来不得不先处理,所以迟了一点……」韩冰虹解释道。
      「什么事能比这件事重要啊……我的大法官!」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韩冰虹一愣,一扭头,只见一名和她一样身穿法官制服的女人微笑着走过来。
      「清蘅!……是你?」韩冰虹一脸惊愕。
      「不是她还有谁呢……」凌玉霜笑道。
      「清蘅这次是代表最高人民法院参加会议的!」高洁在一旁说道。
      「为什么不事先通知我们呢?」韩冰虹紧紧地握着林清蘅的手激动地说。
      林清蘅是她大学时代最要好的朋友,当年韩冰虹和她,高洁还有凌玉霜四人是享誉校际的法律之花,被称为「冰清玉洁」四大美女,而四人中以林清蘅的才华最为出色,由于有良好的家庭背景,林清蘅毕业后分在北京的一家地方法院工作,几年后便上调最高人民法院。
      「冰虹,这么多年不见,想不到你越来越漂亮了,真是令人羡慕啊!」林清蘅笑着说。
      「你的嘴还是那么会哄人……真是服了你……」韩冰虹心里暗自高兴。
      在四人中林清蘅才华最好,论样貌却是韩冰虹第一,林清蘅没有恭维,她说的是心里话,眼前的韩冰虹比起当年的校际名花更多了一种成熟的美。
      韩冰虹十分兴奋,想不到多年的挚友会在这个时候相会,心里好像有一大堆话要说。
      「为什么事先不说一声呢,好让我们为你接风啊!」韩冰虹望着风尘僕僕的好友。
      「本来上边不是安排我来的,但因为原定的人员另有任务,所以临时决定委派我来,我见这些年大家都各有各的忙,难得机会聚一次,就顺水推舟啦……
      「昨天我出发前已经给高洁通过电话,她没有跟你说么?」林清蘅道。
      「我们是想给她一个意外惊喜嘛……」高洁和凌玉霜笑道。
      「你的事情高洁和玉霜都和我说了,一切顺其自然吧,会好起来的……」
      林清蘅注意到了韩冰虹微隆的肚子。
      「谢谢……我没事……清蘅,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真的……」
      韩冰虹眼腔有点湿。
      「好了……我们还是先进会场吧……今晚我们为清蘅接风洗尘,到时再慢慢说……」高洁在一边道。
      远处,赖文昌在车里看到着检察官服的高洁,想起了两年前的风流逸事,高洁这两年一点没变,在丈夫的滋润下越发艳丽动人了。
      快要九点了,参加大会的人渐次入场。
      韩冰虹和高洁她们一起走入会场,但她每走一步心里都有点不安,没有内裤总是给人不安全的感觉,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似的,虽然别人看不到,但心里总是有点虚,她在不断告诉自己,一定要小心,不能出洋相。
      偌大的礼堂里座无虚席,来自政法线的纪委,检察院,法院,公安,法制局等单位部门的干部济济一堂,省委省政府的要员在主席台上就坐。
      会场庄严肃穆,红色的背景墙上悬着神圣的国徽,下面装饰着红绿相间的盘景花草,明亮的大灯投射下来,主席台一字排开,在主席台前还有一个发言台。
      韩冰虹作为省高级法院的代表在观众席的最前排就坐,会议过程中她会以通海大案成员组代表的身份上台发言。
      会场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大家兴致很高,相识的人在不断地互致问候,这的确是政法系统的一次庆功盛会。
      九点十五分大会正式开始。
      会场一片肃静,省委常政法委书记刘梓铭宣布大会开始并致开幕词。
      「同志们,历史,不会忘记,两年前,被形容为『不沉的航空母舰』,亚洲500强的金融企业通海国际信託投资公司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触礁,被省高级人民法院宣布破产,这个消息犹如引爆了一颗重量级炸弹,震惊了中国,也震惊了世界。
      这开创了中国金融不败的神话,使中国金融业真正走向了市场,标誌着中国法治从此进入新纪元。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关注下,在最高人民法院的正确指导和全省各级司法机关的大力支持下,省高院成功审结了这起历史大案,为我国政府在世界经济大舞台上赢得了宝贵的信用,为我国法制化建设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历史,不会忘记人民法官在这起轰动世界的破产案中所付出的艰辛的劳动;历史,不会忘记人民法院在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中的巨大功绩;历史,也终将铭记这一切!我代表省委省政府对这件大案的成功审结表示祝贺,对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付出艰辛与汁水的人民法官们致以敬意并表示感谢!」
      会场上响起热烈的掌声。
      接下来是省纪委书记和最高人民法院代表的讲话。
      这些都是祝贺性质的发言。
      对整个案件作总结性讲话的是省高院院长郭柏龄。
      「各位领导,同志们,大家好。首先,我代表省高级人民法院向两年来一直支持我们工作的各条战线上的同志表示感谢。在省委省政府的支持下,在各级司法部门的大力协助下,我们成功审结了通海市国际信託投资公司破产一案。
      「窗口公司信用」在世界範围融资,曾为我省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由于没有完善的监管机制和风险防範体系,通海国投沉下去了,与以往不同,这起破产案没有由政府一手包下来,这是中国金融改革走向国际化的重要的一步,也是司法系统面临的新课题,通海国投案创造了我国破产案的几个先例:
      它是中国首例非银行金融机构破产案;是人民法院受理破产财产标的最大的破产案;是涉外因素最明显的破产案;是第一例中国法院关于破产的裁定在域外得到承认的破产案;也是最高人民法院发出明传要求全国法院予以配合支持审理的第一例破产案。」
      经历苍桑的老院长耳鬓已白,但神采奕奕,当初国投破产,一石激起千尺浪,通海在没有破产前违规吸收个人储蓄存款5亿,涉及个人储户2万多人,其证券营业部违规挪用股民保证金上亿元,涉及8万多人。
      宣告破产后,10万多人的合法权益一旦不能得到保证,势必对社会稳定造成严重后果。还有境内外的四百多家债权人,数不清的遗留问题,由三角债引发的各种债权异议案,繁杂的清算工作像一座座大山挡在面前。
      四面八方的债权人组成了一支庞大的索债大军,目标直指法院,大有风雨欲来之势,而各种各样的困难也接踵而来,中国司法审判历史中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借鑒,历史的重任落在了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法官们的肩上。
      今天他终于可以坐在这里,向全社会宣布通海国投破产程序终结,所有债权人都得到了最合理的补偿,最高受偿率达12%,这个受偿率达到了全国最高水平,在国际上也是很少有的。
      这主要得益于他领导的队伍是一支是具有高度责任感和有团队精神的集体,合议庭的每个法官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办案能手和业务骨干,他们默默地埋头工作,没有一个人因为个人的私事而耽误了审判工作;没有一个人因为加班而向领导索要加班费;没人一个人因为私事拖集体的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