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第五十六章 更多>>
 

    美少妇的哀羞 第五十六章

    时间:2018-06-11 ***********************************
      ※原本要将欣恬暂告一段落,让裘董儿子吃足苦头,再来写小依的,不过看来还得再一集才能换小依上场。
      ***********************************
      当小范、俊堂和启辉这伙有福同享的兄弟被叫进了裘董办公室时,欣恬早已被John和Stain欺负得悲惨不堪,胖子Stain的肥躯坐陷在大沙发上,一丝不挂的欣恬则被他捧在两腿间。不论从实际年龄或外貌看,清丽明亮的欣恬都足以当Stain的大姊姊,但此时此刻她却像小女生被父亲端着把屎尿般让这肥丑少年把开双腿、强迫露出下体红黏的耻户,肛门也被一只塞子堵住,扩张的括约肌辛苦缩动着。由于角色的倒错,让这幕景象更加荒淫而令人血脉贲张。
      「又出来一条了……感觉怎样?爽不爽!」蹲在欣恬私处前的John兴奋喊道。他手里拿了双象牙筷,正插进充血的可怜肉花里,被筷子撑开的小洞口,缓缓冒出一小截粉笔般的白色异物,仔细看,那东西很努力在扭动,原来竟是条裹满淫水的蚕宝宝想从阴道里头钻出来。
      「嗯……」欣恬在Stain怀中、连脚趾头都是绷紧的,清丽脸上交错着惊恐、难受、屈辱和无助的泪痕,因用力而变得粉红的胴体早已遍布汗光,紧咬着下唇嗯嗯的使劲,娇嫩的耻户被拨弄到快滴出血的样子。
      蚕宝宝肥胖的身体已经钻出大半条,淫水也流遍光滑的臀沟。「哼……」欣恬屈辱的闷哼一声,两行清泪同时滑下脸颊。「哆!」湿答答的蚕宝宝从她下体掉到地上铺开的塑胶布上,那上面已有七、八条同样命运的小家伙在上面辛苦爬行,由于身体裹了厚厚一层淫水,因此看起来动的十分吃力,有几条身上干掉的更是寸步难行,僵直的躺在上面不知是死是活。
      「救……救我……」欣恬可怜兮兮的抬起脸、凄怆的看着刚进门的小范、启辉和俊堂,她已经被裘董父子三人折磨得太过份了,因此看到小范他们不但没恐惧或羞恨,反而像遇到救星般,希望他们能将自己带离这可怕的地方。
      小范他们三个人先是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虽然早知道她被裘董染指,但也没想过她会被欺负成这样。再接触到欣恬那美丽哀凄的泪眸,好像把他们当成唯一的依靠和希望,心中都不约而同兴起英雄救美的冲动。
      「你在干什么?!放开她!」
      俊堂最先握起拳头朝Stain怒吼,一双牛目几乎要凸出眼眶燃烧起来、脸也涨成猪肝色,额头上青筋暴现,一副要为他的女人拚命的样子!
      「哼!你们三个兔崽子!不秤秤自己几斤几两,也配动老子的女人,我都还没和你们算帐,竟然敢朝我儿子吠!」裘董冷笑着道。
      「你的女人?你凭什么说她是你的女人?!她也和我们睡过,我也可以说她是我的女人!你是老闆,大不了我们不干了!现在就要带她走。」小范也发起狠来,欣恬可怜凄楚的求助模样,已经使这三个男人陷入不理智的冲动,好像是看到自己的女朋友在被裘董父子欺负般愤怒。
      「不知死活的三只蠢猪!」
      裘董很少被人这么顶撞过,何况是自己公司的员工,在他眼里这些职员就像低等奴隶一般贱,怎能容忍他们染指他禁脔的女人、还在办公室里大小声!只见他重重的往办公桌上一拍,吼道:「进来!」办公室的后门随即「砰!」一声被撞开,三名穿黑西装戴墨镜的彪形巨汉立即将小范他门三人围住。
      「把这三条猪带走!知道怎么做吧?」裘董露出残酷和报复的眼神。
      「裘董,你以为我们是被吓大的吗?这里可是你的公司,要是我们伤了一根寒毛,你也别想脱离关係,以你现在的地位和名誉,嘿嘿……恐怕玩不起吧!」启辉自以为聪明的反过来恐喝,他以为有钱有地位的人都怕事,却怎么也想不到这位赫赫有名的媒体大亨,不但政商界吃得开,檯面下更是黑道的幕后金主。
      裘董根本懒得应理启辉的威胁,转身一挥手,这些壮汉即刻迅雷不及掩耳的握住了小范他们几人的脖子,三张大手同时用力,就听「喀啦!」骨结脱臼的声音,三只可怜虫来不及叫痛,就已像死狗般软绵绵的垂下头。
      「死了吗?」裘董慢慢回过身问道。
      「还没!您没吩咐弄死他们,所以只先弄昏而已。」三名大汉中带头的一人恭敬的回答。
      这些恶煞都是专业打手,力道轻重拿捏得很準,只是让小范他们暂时不省人事,并没有生命危险。
      「把他们弄走,今天就安排船送到泰国,告诉沙尚,我要这三个杂种变成连他们爹娘都认不出来的怪物!」裘董脸上肌肉变态的抽搐着。
      他说的沙尚,其实是黑道有名的凌迟专家,手段十分残酷,他还擅长改造活人,被他改造过的可怜蛋甚至有专门集团买去,当成人兽不像的怪物供人观赏赚钱。小范、启辉、俊堂这三个难兄难弟就这样被人架了出去,开始他们悲惨而黑暗的下半辈子。
      「嘿嘿……救星没了吧?你要怎么办呢?」Stain幸灾乐祸的在欣恬耳边说道,肥软厚唇还不停吻她洁白光皙的颈子。
      「呜…不要……放开我……」欣恬在他怀中无助哀泣的扭动。
      这时John又已从她湿淋淋的耻洞内夹出一条蚕宝宝:「最后一条了!你的小屄一共装了十条,滋味不错吧?」John把在筷子间扭动的蚕宝宝送到欣恬面前,她害怕的别过脸去,身后的Stain却趁机吸住她香软小嘴!
      「呜……」欣恬怎么也不想和这猪模猪样的少年接吻,因此激动挣扎着想从他怀里爬起,就在她想摆脱Stain强吻而毫无心理準备的状态下、John突然勾住她肛门塞上的拉环,用力将塞子拔出!
      「呃!……」嘴被佔据的欣恬无法叫出声,但仍然从喉际和鼻孔发出痛苦的闷哼,眉头用力揪了起来,整个身体都在发抖!只见紧致的菊花心随塞子分离而缩紧、旋即又鼓胀扩裂,一条金黄色泥柱从两腿间喷出,劈哩啪拉的洒到塑胶布上,一大滩粪泥中赫然躺着数条翻肚的白虫,原来这两兄弟将蚕宝宝装进欣恬的肛门,让她经历了奇痒折磨后,才灌浣肠液进去,再塞住可怜的肉洞,让这些小动物在直肠里头一命呜呼排泄出来。
      饱受摧残的小肉洞还吐着残粪,刘副总却已带来了负责公司清洁的那对老夫妇,欣恬仍旧赤裸裸让人把着腿端着,两片樱唇也被Stain粗暴吸住不放,她只能转动惊慌羞耻的泪汪大眼、睁睁看那对夫妻走来!被小范和裘董这些人渣欺凌虽然痛不欲生,但羞耻程度却还远不及被这对忠厚老夫妇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公司上下都知道她即将为人妻,现在竟像个小婴孩一样、身无吋缕被别的男人捧着,连最隐密的洞穴都像路边母狗般大方任人看,真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们的目光。
      「你!把这里弄乾净!」刘副总指挥着那个老妇,要她清理铺在地下满是秽物的塑胶布。
      「老闆,我来就行了。」那老头子抢着帮他的老伴做,裘董却伸手拦住他:「你有其他的事要作,去端盆温水,还有清洗用品过来,我要你帮这位小姐洗下体。」
      「我……不行……」那老头子吓得脸色发白。
      「是啊,这种事我们女人家来比较方便……他是男人……不好啦……」那老妇也急着趋前为她另一半解围。
      「少废话!我就是要他来作!再啰嗦信不信我把你孙女抓来一起搞?!」裘董粗暴的推开那名老妇怒喝道。
      「您别发火,我……我做就是了……」老头惊慌的直赔不是,他知道裘董私底下的勾当,绝对说得到作得到。只是欣恬听到他们要这无辜的老人帮自己洗下体,当场眼泪就涌了出来,一双动人眸子哀栖彷徨的望着那老头,可怜小嘴仍被Stain强吻住,一点也无法出声乞求。
      「罪过,我……真该死……小姐,你就原谅我这个老头子冒犯吧……我也是不得已……」那老头被她看得愧疚不已,低着头尴尬的道歉,不过在裘董淫威下他丝毫没选择良知的权力,还是乖乖的去準备清洗用品。
      没多久,洗欣恬屁股的清水和沐浴品已经放在前面,地上也铺了一块新的大塑胶布,他们原可让欣恬到办公室的浴室去洗,却故意让她在这里出丑受辱,还要一个不相干的老头来为她服务,这样的屈辱简直比死还痛苦。
      「要……怎么洗?」老头也显得极度困窘,他是个老实人,只因儿子欠了外面人不少钱,才逼使他们两夫妇为钱帮裘董作这些事,说来他们帮裘董清理善后已不下十数次,知道被他糟蹋过的好女孩不少,不过欣恬是最美的一位,也是第一位除了要他清理场地外,还要有身体接触的可怜女孩,这种丧德的事老头子还不曾作过,因此心中感到极度不安和惶恐。
      「就这样洗,我抱着她,你要洗仔细一点!」Stain终于肯鬆开欣恬香软的小嘴了,他朝那老头说着,还更用力将欣恬两条玉腿拉开,将她下体夸张的暴露在老头面前。
      「不!不要!……你住手!……我不要……」欣恬喘着气、仓皇羞耻的想从Stain怀里挣扎爬起,但腿弯被他牢牢抓住,让人端着的姿势很难使力,因此任她挣扭到全身涨红依旧无法逃脱。
      「动作快一点!要帮小姐洗乾净!不要随便敷衍知道吗?」刘副总不奈烦的推着那老头的后背催促道。
      「对……对不起……」老头因困窘和羞愧、不敢直视欣恬年轻的肉体,尤其面对鲜艳欲滴、娇嫩诱人的女性生殖器,更令年逾半百的他产生亵渎仙子的强烈罪恶。
      他在欣恬被捧开的两腿前慢慢蹲了下去,欣恬只能哭泣着摇头,老头的脸尽量转朝旁边不去看她,枯瘦的手拿起海绵,颤抖的将沐浴乳挤在上面,由于不敢正视前面,心里头又乱又紧张,因此挤过头也不自觉,只见整块海棉都被沐浴乳淹盖了他还没停下来。
      「等一下!你在干什么?」裘董忽然抓住老头的手问道。
      「弄……些肥皂泡……在上面,好……好帮这位小姐……洗……洗……」他紧张而结巴的回答,不知是罪恶还是兴奋,也或许都有吧!此刻老头呼吸变得十分困难而急促。
      「谁叫你用海棉?用你的手直接帮小姐搓洗才会乾净!」裘董一把抢走老头手里的海绵。
      「这……这……」老头子心脏彷彿快承受不了,拘偻的身体激动的发抖。
      「不……别这样……我不需要别人帮忙,我自己会洗……」欣恬闻言更是哀羞的挣扎。
      「少废话!死老头你到底做不做?!」刘副总无礼的拍打老头光秃的后脑杓问道。
      「我……」可怜的老头彷徨无主,一下愧疚的看着欣恬、一下又乞求的看着裘董和刘副总。
      「老伴……不能做啊!罪过……」老太婆着急的想阻止她先生冒犯欣恬。
      「干!把那老太婆带去给流浪汉轮姦好了!免得在这里叽叽歪歪!」裘董咆哮道。
      「是!我这就带她走!」刘副总抓住老太婆瘦小的肩膀硬要将她拖开。
      「求求你们别这样,我……我照你们话做就是了!」老头子跪在地上直向裘董和刘副总赔罪求情,刘副总才冷哼一声放开那老太婆。
      「真是贱骨头!要做就快点!再拖拖拉拉,你老婆就遭殃!」裘董双臂抱在胸前恶狠狠的恐吓老头道。
      「小……小姐,对不起,我也是不得已,希望你……原谅我……」老头子把沐浴乳挤在手上,为了不尴尬和让欣恬保有最后一点尊严,他闭起了眼睛,满是皱皮而乾枯的手发抖的朝欣恬一丝不挂、被大大分开的股胯伸去。
      「哼……」至此欣恬也知道反抗和为难这对无辜老夫妇根本无济于事,因此只有转过脸咬紧下唇,等着接受这无尽的羞辱。
      当老头指尖触及臀沟光滑肌肤的剎那,欣恬美丽的身体在Stain怀中战慄了一下,十根脚趾头也同时夹紧,从紧闭的嘴缝发出一声闷哼。被一个小自己近十岁的少年像女娃把尿般端着屁股,外加一位足以当祖父的老人蹲在她赤裸下体前,用他乾瘪手指触摸全身最隐秘的部位,这样倒错的耻辱,虽使她打从心底痛苦的发抖,却也产生了强烈的刺激,身体兴奋的程度甚至让大脑产生间歇性的空白。
      「不……不行……这样下去……我会……」她努力的想让自己从这诡异的虐待中清醒,认清眼前是一种痛苦的屈辱,她清楚知道,再这样亢奋下去,等那老人的手真碰到更敏感的地方,自己一定难逃在当众出丑的悲惨命运。
      老头活了一大把岁数了,头一回遇上这种事,衰老的心脏不知是害怕还是兴奋,跳得十分吃力,上满浓浓泡沫的手掌没胆真覆上欣恬私处搓洗,只敢作势指尖在她股缝较不尴尬的部位搔来搔去,只是这样反而苦了可怜的欣恬,被他搔得下身酸痒难奈,扭着屁股嗯哼喘叫。
      裘董和刘副总却是看得津津有味,只听裘董淫笑着道:「嘿嘿……没想到老家伙这么不老实,叫他洗小姐的屁股,他慢吞吞想洗够本就算了,还故意给人家搔屁股,看来是想和小姐调情吧?真是老不修……」
      那可怜的老头闻言像触电般缩回了手,胀红脸结巴的解释:「我……我没有……我……」欣恬更是悲羞得哭了起来。
      「妈的!谁叫你停的!快点洗!」刘副总狠狠推了老头一把,老头无奈的再次在手上搓满泡沫。这次他鼓起了勇气,手掌直接贴上欣恬光嫩柔滑的下体,欣恬屈辱的哼了一声,身子也抽搐一下,老头已经快喘不过气来,丝缎般滑嫩的耻肉、濡着热汁在他粗糙的掌心下滑动,感觉说不出的舒服和兴奋。
      「洗乾净一点!等一下阴道里面还有肛门都要伸进去搓,知道吗?」裘董拍打着老头半秃的脑袋说道。
      「是……」老头六神无主的回答,他也迷失在欣恬年轻美好的肉体上。
      「呜……住手……」全场只剩欣恬在哭泣,男人呼吸变得浓浊而亢奋。
      原先心中充满不安和愧疚的老头子,在裘董和刘副总不断逼迫下,也慢慢沦为他们的一份子。只见他丝毫不客气的搓洗那片美丽溪壑,年青鲜嫩的肉片在乾瘪老手下被玩弄摧残,「啾啾吱吱」的泛着丰富的泡沫,欣恬悲苦的喘叫,奋力抓着老头乾枯的手腕想阻止他。
      刘副总见状索性拉起她两条胳臂,谄媚的道:「Stain少爷那么疼你,你要对他热情一点才可以,来!勾着少爷的脖子,让他好好疼你。」他抓着欣恬的手要她反搂Stain的脖子。
      「不!住手……啊……住手……呜呜……停下来……」欣恬疯了似的甩乱秀髮,即使已用尽力气对抗、一双玉臂仍被反拉到Stain后颈,两边玉腕用麻绳捆在一起,强迫抱住这丑陋少年脖子。
      「她这样子好性感哦!你看了快受不了了吧?老头?」John恶虐的嘲弄那老头子。
      欣恬被Stain把着腿端在怀里,双臂高举反勾他后颈,腰身的弧度几乎快折断,胸前两粒饱满汗亮的奶子充满弹性的耸跳着,激起了Stain蹂躏的慾望,于是一点也不顾怀中美人受不受得了,二张原本抓着她腿弯的手硬是往上窜,欣恬怎么也没料到他这么粗鲁,还来不及哀叫,两团柔软肉球就落入了他爪中,一时只觉身体被压迫得快无法呼吸,她腿弯滑落到Stain的臂弯上,使得两腿张开的程度更大、姿态也更淫秽,连肛门都变了形,Stain贪婪的捏挤她嫩乳,可怜欣恬连哼叫都觉得吃力。
      「趁现在!把手指插进她的阴道和屁眼,好好帮她洗!」裘董兴奋的催促那老头,他也是第一次看到欣恬身体被搞成那么淫蕩的姿势,阴户和肛门离她自己的脸恐怕还不到二十公分!老头子满眼血丝,在裘董命令下同时将二根手指插进欣恬的阴道和肛门。
      「呀……」欣恬发出受压抑的哀叫,美丽的小腿和纤足同时绷紧,老头子满是皱皮的粗糙手指一吋吋没入洞中,欣恬连呼吸都困难,更不用说叫他住手了!眼见手指已经插入到尽头,阴道和肛肠也开始扭曲收缩,老头子接着兴奋的拔送起来。
      「唔……不……呜……噫……呀……」办公室里迴荡欣恬含浑不清的辛苦呻吟,两条悬空的小腿无意义的摆动。
      老头半蹲起来,一手按住她雪白屁股,另一手的两根手指更奋力的进出着嫩洞,湿淋淋的指头每次往外拔,都几乎要把阴道壁和肛门里的嫩肉一起拉出。老人很久没体验到年轻女体的活力和弹性,即使只用手指、却也完全沉沦在这种美妙的紧滑快感当中,可怜的欣恬就这样被两根干皱的手指送上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