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十章 心堕深渊 更多>>
 

    风月大陆 第十章 心堕深渊

    时间:2018-06-13 「你们说什么!?」尤那亚的神情一变:「圣魔神剑消失了?」
      在他的面前,一字排开站立的依次是公孙大娘、那两个邪恶的女神战士和脱去了全身装甲的血衣队武士领队。
      被光束洞穿小腹,身负重伤的两个邪恶女神战士已经完全康复,凭着她们近乎恐怖的强横肉体,仅仅三天的时间,她们已经恢复了原先的那种妖艳之色。
      「哼哼,这次的行动真是太好啦!你们这么多人去,居然连摸都没有摸到圣魔神剑一下,还损失了所有的血衣队精锐武士。」
      听到尤那亚的话,四个人都惭愧地低下头,血衣队武士的领队脸色苍白地说道:「殿下,本来我们也可以拿到圣魔神剑的,只是……」
      「只是什么?」尤那亚的眼睛盯着他。
      血衣队武士的领队鼓足勇气说道:「只是圣魔神剑突然间就不见了,而且那个时候的情况实在是太可怕了……」说到这里,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可怕?」尤那亚冷冷地说道:「圣魔神剑发生异变当然是不能怪你们的,这把传说中的天命之剑拥有的力量,绝对不是我们所能想像的。」
      四人顿时感到精神一鬆,从尤那亚这一句话来看,他似乎是不再怪罪了。
      「但是在这之前呢!」尤那亚的话语,再度将四个人的心提了起来。
      「在前面你们已经犯了不少的错误!」尤那亚的声音有些尖锐,他望向公孙大娘道:「你们三个人为什么要分开行动?合力蚕食对手,逐个消灭他们,难道这样的道理你都不懂?」
      然后尤那亚望向血衣队武士的领队,道:「还有你!」
      血衣队武士的领队身不由己的将身子一挺,低头听主君的教训。
      「你出击的时机绝对是一个错误,而且同样犯了树敌太多的毛病。他们都想得到圣魔神剑的,所以你只要攻击一方,就会变成在他们看来是减少对手的好事,不是可以逐个消灭他们吗?」
      「难道说,你认为自己的实力已经足将全部的对手消灭,所以就可以乱来了吗?杀敌一万,也要自损三千啊!你让我太失望了!」
      听到主君最后的一句话,血衣队武士的领队神情大变,马上俯身跪倒在尤那亚的面前,颤声说道:「殿下,末将有负于重托,实在罪不容诛!」
      「你起来吧!」尤那亚微微摇头道:「念在你效力多年,现在又是用人之际,我暂且饶你一命。我限你在半年之内,重新召集训练一批武士,补充血衣队武士的缺额。」
      说到这里,尤那亚慨歎一声,道:「可惜啊!多年训练的心血,却在青峰山毁于一旦!」
      血衣队武士的领队俯首无言,他也知道死在青峰山的血衣队武士全部是精锐中的精锐,失去他们,血衣队的战力已经损失了一半。
      尤那亚轻轻地挥挥手,道:「好了,你现在就可以出发了!」
      血衣队武士的领队俯首施礼,然后站起来恭恭敬敬地退出去,在转身的瞬间,他听到了尤那亚对公孙大娘说道:「你当时分开攻击,让她们两个去对付叶天龙一方的人,是因为你害怕被人认出来,以这种模样的打扮面对自己熟悉的人,你还感到羞愧,是吗?」
      自己的主君竟然有如此可怕的洞察力,血衣队武士的领队也暗暗心惊,也许在他的面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隐瞒的。
      不过,谋略如海的主君为什么会对公孙大娘她们三个人用这样的态度呢?她们三个人可是大有用处的超级好手,应该说,用这样的手段会在她们的心中埋下怨恨的种子,除非,除非……
      血衣队武士的领队不禁暗自摇头,依照常理看来,自己的推论是绝对错误的,可是看公孙大娘她们的样子,又好像只有这样一个解释,那就是──她们三个女人都是犯贱的女人!
      为自己居然得出这样的结论,血衣队武士的领队自己也觉得好笑,别人不说,堂堂的公孙世家的家主会是这样的女人吗?
      可是就在他快要走到内廊的转角处时,他的耳朵里传来了尤那亚斥责的声音。
      「实在不可原谅,居然还有羞耻心?贱人是不需要羞耻心的!过来,我要好好惩罚你们!!」
      后面的话就算血衣队武士的领队再凝神聚功于耳朵也听不见了,但仅仅是前面的话已经够让他吃惊了。
      「是我的耳朵发疯了?还是这个世界发疯了?或者说这个世界有很多的东西,根本就在我的认知範围之外呢?」
      带着这样的疑团,血衣队武士的领队行了出去,不过一离开这里,他马上转换了心境,抛开疑问,将所有有碍于工作的想法全部屏除。
      他是一个工作极其认真负责的人,尤那亚正是看中了他的责任心才让他出任血衣队武士的领队,而他也知道,今后尤那亚的大事成功,他就是主君身边的近卫军首领,主君最信任的人。
      公孙大娘呆呆地望着尤那亚,这个俊美华丽的男人有着不可思议的魔力,他居然一眼就看穿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一口道破了自己当时内心的交战和犹豫。
      「你还呆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接受惩罚!」
      尤那亚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狂热的眼神,没有得到传说中的天命之剑,让他的心中产生极大的失望,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的失望就变成了心中某种强烈燃烧的火焰。
      「难道我不是圣魔神剑所选择的天命之主吗?为什么圣魔神剑会一现即逝?」
      尤那亚的心中暗自发问:「不是这样的,也许是在场的没有一个天命之主,所以圣魔神剑才会发怒而消失的。对,就是这样的!」
      心中的结一旦被打开,强烈燃烧的火焰就转变为不可抑制的慾望,尤那亚转身望向辛蒂和星娅两个邪恶的女神战士。
      「你们两个站在那里干什么,快点动手啊!」
      辛蒂和星娅先是一愣,马上就泛起了会意的喜色。她们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点点头,突然向身边的公孙大娘发难。
      「你们这是干什么?」
      突然间被辛蒂和星娅两个邪恶的女神战士从左右抓住自己的手臂,公孙大娘有些慌张地问道。
      辛蒂和星娅同声笑道:「你不知道?」她们的笑容含着某种不怀好意的内涵。
      「不要!我不要啊!」
      公孙大娘猛的一惊,这样的笑容和这样的动作让她想起了接受尤那亚施行邪恶蛊术时的遭遇,那时的经历让她感到十分痛苦。
      「你已经发誓作我的女奴,难道你忘记了吗?」
      尤那亚慢慢走近公孙大娘,到了她的跟前,毫不客气地说道。
      「请……不要这样说了!」
      公孙大娘的眼睛猛的睁大,尤那亚的话好像针一样刺入她的心,她的骨。
      「到了这个时候,你已经没有选择了!」尤那亚的脸上浮起了足以让无数女子神魂颠倒,却让公孙大娘从心底泛起恶寒的笑容,无情地宣布道。
      然后,他又凑到公孙大娘的耳边,低声却是相当清楚地说道:「你口里这样说,心里却是另外一种想法。难道每一次到最后,你都不是非常享受的吗?」
      「我不是……不是……」
      公孙大娘无力地反驳着,却更像是在努力说服自己,但最终她也没有说出什么有意义的话来,因为连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话是多么的软弱无力。
      「哼,你只是一个表面上高傲华贵,内心却是淫蕩无耻的贱人!」
      尤那亚的话无情在公孙大娘的耳朵里面响起,让公孙大娘的身心陷入地狱般的煎熬:「而我只不过是将你外面的那一层伪装剥落而已。」
      「你……你说得太过分!」
      公孙大娘的俏脸涨得通红,然而此刻她身上的装束和脸上艳丽的化妆,使得她看起来更加的妖艳,但多年名门的教养,又让她在举手投足之间不经意地流露出名门闺秀的气质。
      妖艳和华贵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能在公孙大娘巧妙地融为一体,绝对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这也是让尤那亚深感意外的事情。
      「这个女人真是一个异数!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说,她都是十分的完美,而我却是她的拥有者。我可以任意地处置她!」
      想到这里,尤那亚再也难以抑制自己心中的火焰,伸手一把扯掉了公孙大娘上半身那件半遮半掩的细网眼胸甲,一对温润的软玉立刻一跃而出,在空中颤颤巍巍,尽力展现它的美丽。
      公孙大娘仅仅发出了一声惊叫声,尤那亚的手已经握上了娇嫩如粉的玉峰。
      「哼,才几天没有碰你,居然又大了不少啊!」
      敏感的酥胸嫩蕾处被人这样的玩弄,还要听到这样的话,公孙大娘的俏脸好像是火烧一样的滚烫。
      更加让她感到悲哀的是,她的身体并不拒绝尤那亚这样的举动,相反的,还顺着他的动作迎合,肉体的兴奋让她迷惑,让她害怕。
      「我这是怎么啦?难道我真的是如他说的那样吗?」
      尤那亚稍微的挑逗拨弄,就让她几乎完全迷失在情慾的浪涛里,不过她还是勉强作出了最后的挣扎。
      「不要……不要……在这里好吗?」
      「哼,每一次你都这样说,到最后还不是一样?」
      尤那亚毫不客气地说道,同时将头埋入她温润高挺的胸怀里,上下其手。
      难以言状的激情冲击让公孙大娘再也说不出话来,尤那亚的一举一动完全掌握了她的感觉和需要。
      公孙大娘被辛蒂和星娅两个邪恶的女神战士夹在当中,全身的功力好像全部消失了一般,除了不时含糊不清的呻吟之外,任由尤那亚的轻薄。
      看到公孙大娘渐渐迷失在情慾之中,尤那亚无比的得意,公孙大娘的心灵终于被那邪恶的蛊术侵入,他的苦心和种种手段终于得到了最好的回报,当公孙大娘的肉体背叛成为习惯之后,她将永远无法逃脱自己的掌控。
      「你很快乐,是吗?」尤那亚突然停下手来:「你还没有接受惩罚呢,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公孙大娘好像被一盆冷水浇头,对于自己刚才的表现,她感到十分的羞愧,被逼无奈受到蹂躏,和自己主动享受情慾,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情况。
      可自己刚刚的情况,实在是无法向深爱的丈夫交待。
      「你是不是已经迫不及待了啊?」
      尤那亚的双手各抓住一座晶莹温润的玉峰,那上面嫣红的一点已经翘首以待,正发出诱人的光泽。
      公孙大娘有些狼狈地转过头去,她实在无法接受自己的身体居然会有这样强烈的反应。
      为了让自己身上的火焰能够熄灭,她开始回忆自己的爱人,可是让她感到害怕的是,不管她如何努力地去回忆,爱人的脸在她的心中却依然有些模糊不清。
      「你难道还会不好意思?」尤那亚的话让公孙大娘感到寒毛直立:「我要给你戴上乳环作为惩罚,让你一看它就会想起自己的身份,提醒自己不再犯错误!」
      剎那间,公孙大娘恨不得马上转身从这个男人身边逃开,可是两个邪恶的女神战士将她牢牢地夹在中间,两具丰满的女体紧紧贴着她,同样柔滑如丝的肌肤在轻轻地厮磨着,还有两只手在她的身上慢慢地游走,恰到好处的力度,极富技巧的挑逗让她的全身发热,双腿发软。
      终于,公孙大娘紧紧夹住的双腿鬆开了,一只温软的素手滑进了大腿之间,指尖在幼嫩的肌肤上轻轻地划过,让公孙大娘不由自主地全身一紧。
      「啊!」一声娇呼,公孙大娘的花园顿告失守。
      随着手指的舞蹈,她的声音颤抖,呼吸急促,美丽的脸庞上冒出了汗珠,眼光也变得妖媚起来。
      就在公孙大娘心神俱颤之际,一阵剧痛从她敏感的酥胸传来,顿时一股奇异的感觉填满她的五脏六腑,如电流击中的感觉让她的全身僵硬,她开始不停地尖叫。
      半晌,她的身子好像洩气的皮球一般软了下去,口中不住地喘气,无神的眼光落到自己的酥胸,在那两点娇嫩迷人的嫣红上面赫然穿着两枝金针,闪动着光泽的针尖上正凝聚着一滴让人心颤的血珠。
      「你刚才夹得真紧啊!」耳边传来辛蒂火热的呼吸,接着将她的手指伸到眼前慢慢摇晃着,纤细修长的手指反射着晶莹的光芒,公孙大娘的脸立刻红到了耳根后面。
      细金打造的乳环,散发出金色的光泽,上面有镂空的花纹,手工的精细让人歎为观止,而且下面还垂挂着泪珠形的宝石,深蓝的颜色散发出大海的光泽,这样一对乳环绝对是价值连城,当它们挂在美丽的女人身上,衬着嫣红的两点,雪白丰挺的玉峰,没有一个人不会为之发呆。
      公孙大娘眼神凄迷地望着身前这对随着自己的呼吸正微微颤动的乳环。尤那亚满意地从她的身边退开了数步,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浑身竟然会散发出一种惊人的艳丽光泽,而她的神情中又带有淡淡的哀怨。
      「现在让我看看公孙世家举世无双的舞蹈吧!」
      尤那亚的声音中带着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紧张感,让人感觉到是从缺少水份的喉咙里面发出来一般。
      看着眼前慢慢舞动的女人,如雪的肌肤、如云的秀髮,不时闪耀的金色光芒,以及凄迷的眼神,所有的一切带给尤那亚前所未有的冲击。
      他一把搂过身边两个邪恶的女神战士,恶形恶相起来,粗暴的动作让她们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弄得性起,尤那亚抓过一旁的公孙大娘,放在两个邪恶的女神战士身上,自己再压上去,同时责打着身下的邪恶女神战士。
      在天堂和地狱的边缘徘徊的公孙大娘,身心陷入了火热的境地,原本深深刻在心中,爱人的那张脸越来越模糊了。
      在迷乱的尽头,她的眼角流下了两滴晶莹的泪珠。
      敲门声惊醒了沉思之中的叶天龙,他抬起头来,问道:「谁啊?」
      「是我!」于凤舞的声音在什么时候听起来都是那么的悦耳,推门进来的她,手中拿着一把剑鞘:「这是琴妹捨命得来的,你好好地收起来吧!」
      叶天龙的心神一震,猛的抬起头来,望向于凤舞的绝世娇容。
      「我知道你很会伤心,但我想你应该要面对这件事!」
      于凤舞的脸上有了一丝飘忽的神情:「琴妹最后也算是死在圣魔神剑之下,现在圣魔神剑已经不知所蹤,只有这个剑鞘留下来,你……」
      叶天龙突然一把抓过剑鞘,正要用力丢开的时候,猛然间从剑鞘上传来一阵非常熟悉的感觉,好像这个剑鞘是他多年的老朋友。
      叶天龙不禁大奇,他沉心静气,神意贯注于剑鞘,顿时身躯猛地一震。
      「出了什么事情啊?」于凤舞连忙追问道。
      「没有什么事情。」叶天龙摇摇头,他投入剑鞘的神意居然被完全吸收,这是一种非常难以想像的事情。
      叶天龙仔细观看手中的这个剑鞘,平淡无奇的剑鞘上没有丝毫的装饰品,暗黑的色泽,根本看不出它会是圣魔神剑的剑鞘。
      但叶天龙的心神越是投入这剑鞘,他就越发感受到从里面传出来的讯息,似乎这剑鞘在向他发出心灵的感应,好像要告诉他什么东西一样。
      一时间,叶天龙不觉盯着剑鞘看呆了,直到于凤舞轻轻推他的肩膀,这才回过神来。
      「大家都在外面等你,就缺你一个人了!」
      因为明天一早就要出发,所以叶天龙是连夜举行了柳琴儿的丧事,一切按照最隆重的方式进行,在任丘城里的东督府所有的将领全部出席,就连天龙军团的每一个士兵全部扎上了白色的布条。
      一拜完灵堂,尚奇允带着三千士兵匆匆离开了任丘城。
      半夜的时候,任丘城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的雪花将整座任丘城变成了白色的世界,也掩盖了所有的东西,无论是好的坏的,丑的美的,整个大地变得如此的纯洁无瑕,一如初生的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