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小青的情人 第29章 更多>>
 

    小青的情人 第29章

    时间:2018-06-13 杨小青一个人在厕所,手中拿着这包网状裤袜,想到房间里的窗帘仍然是紧闭的,室内灯光也必是同样无比温馨、柔和的。但是,已经大大不同的自己,完全失去了全身的毛髮,像个初生婴儿,那么赤裸、那么光溜溜的身子,即将再度呈现在情人装成的「徐医师」眼里。任由他处置,接受他代替被自己背叛的情人,愤怒地惩罚。……
      「那他……他会怎么表达愤怒?……而且又会用什么方式对待我呢?」
      小青一面自问,一面摘下塑胶帽。对着大镜子中,那个除了一头黑髮、和两道清晰浓眉外,全身连一根毛也看不见、而皮肤白得发亮的女人,瞧了又瞧。见她举起两臂,撂拢散乱开的秀髮,拾起梳子梳整青丝时,露出完全被剃光的腋下,也是那么细嫩、净白……
      「啊!我从来都不晓得,原来刮掉腋毛的肉,看起来……也会性感啊!」
      放下梳子,不知怎的小青又将手臂抬起,两手搁到脑后,摆出那种裸体照上性感女郎的姿势,瞧见自己小小的双乳,因为手臂提高而往上微微翘起来的模样……
      「原来模特儿常用的这种姿势,也就是露出腋下、让男人看了性感的啊!
      那……连那种……把女人的手捆住、膀子吊高了的,那种性虐待狂的图片和电影,也是这样刺激男人的啰!?……「」唉!只可惜我……这对奶奶……实在是小得。太见不得人了!……「
      小青落下手臂,开始抚摸自己的乳房,手指轻拨奶头,把它们逗硬了,还增加手劲揪扯,弄到两颗肉粒站立起来,连身子都微微颤抖了才停;然后两手往自己小肚子、和剃光了阴毛的肉丘摸了下去……
      「希望他。看见我底下这样……澈底赤裸得一『毛』不挂、光光的肉体,会觉得我还性感、鸡巴变得又大、又硬……啊~!!」
      当小青的手指忍不住阴阜肉丘的光滑,溜进自己肉缝,轻触着夹在里面更细嫩、敏感的小阴唇瓣时,她终于歎出声来:「天哪~!」「我真疯了,马上就要让男人玩了,竟还忍不住要自慰!」
      就在这时,男人敲了敲厕所没关拢的门,在门外说:「张太太!在里头……别弄太久啊,徐医师会不耐烦的。……对了,他还交待我告诉你:三角裤、奶罩都免了,光穿那条裤袜就好!……」
      「喔!……好,我马上出来!……」
      小青在门里应着,赶忙打开裤袜包装,穿好了,拉拉胯间和臀底的绉折,确定它已完全紧紧绷在腰肚、腿臀上;衬托着自己削瘦的上身、也鲜明地突显出尚可见人的下身曲线。才拉开厕所的门,走进房间……
      ………………
      坐在床旁的一张椅子上,赤身裸体的徐立彬正弯下腰,调低收音机里情调浪漫的音乐声,抬头见到半裸的小青,便掬着笑,望着她。
      「对不起!徐医师,让你久等,我……」
      「没关係,来!张太太……」徐立彬招呼她时,伸出双手。
      小青腼腆地让男人执住两手,任他将自己拉进他分开的腿间。当他以两手捧住自己屁股,开始在臀瓣上一轻、一重地捏揉时,小青肚子里立刻感到一阵酸酸、胀胀的酥麻……两腿无力般站都站不住,便倚到了男的手上。
      「我那个助理已经把你……都搞乾净了?……」徐医师抬头问小青。
      「原来他……还是你助理呀!你也真逗人!」小青心想着,点头应道:「嗯!都搞乾净了,整个身子的里里外外,连洞洞里最深最深、最里面的地方,都帮我。洗得好乾净了!」小青回答的声音嗲嗲的。
      「嗯~!很好。……至于你今晚被沾污的。毛呢?」
      「那个……也全都被你助理剃光了!……徐医师,我……」
      小青想问徐立彬为什么要剃她的毛,但又问不出口;只结结巴巴地说:「我这样……毛都刮光了,觉得好。好那个喔!简直就跟……赤裸到极点、连明明穿了衣服,都还像没穿似的!……」
      「嗯!这比喻蛮好的,我喜欢。……来!张太太,把两手都举高、举直!
      我还要先检查一下,助理的工作成效。「徐立彬评论完,又指令道。
      杨小青像入了魔,立刻乖乖照作,伸直了两臂,把光溜溜的腋下完全呈在男人眼里。她低下头瞧他,等着他伸手触摸自己,但男的却没动手,只那么望着;眼里射出的光茫,从左游到右,又扫回到左腋。……更不可思议的,是男人只用他的眼光来回扫瞄小青胸脯,全神盯着她的双乳,居然就引得两颗奶头被瞧着瞧着而自动硬胀、挺立了起来!
      「天哪!……他连碰都不碰我一下,就把我的奶奶逗出反应,那……等下我被他弄、被他处置……岂不更要……受不了死了吗?!……」
      「嗯,刮得还不错,女人白白的肉真好看!」男人评论完,再度令道:「现在,把手放下,脱裤袜!不要全脱,退到屁股底下就好。」
      小青将双手搁到裤袜腰际的鬆紧带时,她又羞得脸红了。抿嘴在薄唇上咬了咬,轻轻诺着:「……好羞人喔!」。但却发现自己肚子底下的里面,更酸酸、胀胀的了!……
      小青像由不得自己般,把裤袜往下剥,依照男人的指示,一直剥到圆臀的下方,让它紧绷在大腿上;在近矩离的情人眼前,呈露出她白净净、凸得圆鼓鼓的、一根毛也没有的阴阜,和被两片肥腴的大阴唇所夹住的、那条诱人无比的肉缝……
      「羞个什么劲儿呢,张太太!……我只不过瞧瞧你这块。光溜溜、肥凸凸的肉稜子,是不是让助理刮乾净了?是否还有没剃掉的阴毛?……你如果非要害臊不可……乾脆把裤袜拉回去好了!」
      徐立彬仰头望着小青这么说时,照样没碰触小青一下。连原来捧住她屁股的手,也不再抚摸;只一面眼盯着她的奶头瞧,一面握住自己的大肉条搓揉……
      小青眼看情人将大肉棍搓得又粗、又长,硬挺挺的举着;恨不得马上要俯下身摸它、吻它、甚至张开嘴吮吸它……却没料到,男的不但不碰她,还背道而驰的,叫小青己把裤袜穿回去。而且他还分开两腿,不再将她夹住,彷彿不希罕她亲近似的。……顿时,令小青没了主意,而手足失措了!
      「啊~?!……那。那人家如果不害臊呢?……」小青结结巴巴地问。
      「哈哈!张太太,如果你不害臊呀,你早就在我面前扭屁股了!」
      小青眼睛瞟着情人的大鸡巴,突然想起:自己跟在加州的现任男友,有一次在S城机场边、小溪畔的一家汽车旅馆里幽会,也曾经在他面前,像个脱衣舞孃似的扭屁股、跳那种性感的脱衣艳舞给他看。
      那次,为了讨好男友,自己还特地跑到那家亵衣店,买了一条紫罗兰色、胯裆开开的裤袜,把自己包装得像一件献给男人的礼物,穿上之后,才赴幽会。…
      …(参阅小青的「故事」19~20集。)
      没想到,居然今天晚上在台北,在另一个不同的男人面前,自己也新穿了条黑色的网状裤袜;为了讨好他,同样像脱衣舞孃似的,表演那种……扭屁股的、香艳热舞的动作给他看了!……
      小青依言把裤袜拉回到腰际,脸上带着複杂而异样的表情说:「那我就……也。扭屁股……给你看好了!……宝。徐医师!」
      ………………
      徐立彬将收音机转到一家英语电台,播出音量较大、节奏较快的西洋流行乐。然后笑着对只剩下网状裤袜裹住下体,而上身全裸、双乳尽陈的小青说:「对呀,张太太!就让我瞧瞧你,像个专门诱惑男人的小辣妹、一点不害臊的色情女郎,跳个香艳的热舞。……也好让我知道,当你在舞厅扭屁股给那洋记者看的时候,你的情人又是作何感想的吧!……」
      徐立彬这句话,提醒了正要随节拍起舞的小青:眼前的男人,正是在银星眼巴巴看见自己和强尼热情狂舞的情人;就是为了要让他嫉妒,自己才表现得极度淫蕩;最后还甩下了他和女同学,跟强尼一走了之,跑到他住处另寻乐趣;……
      又在大麻烟、醇酒、和「快乐丸」的迷乱下,体尝了非常「另类」的性经验……
      「可是现在,在情人、徐医师的面前,如果我也像当初跟强尼那样热舞,会引得他更为嫉妒、而导致愤怒吗?还是会令他看见我自己的性感,而变得更兴奋呢?……」
      想到这时,小青的纤腰已随音乐扭动、屁股也禁不住款款旋摆起来。不过一两分钟,她就感觉自己腰身以下产生了烘烘的、难言的亢奋;但她的脸颊,却挂上了绯红。像不堪羞惭地咬着薄唇,轻声诺诺地道:「……人家是……好不得已,心情好那个,才迷迷糊糊……扭屁股的嘛!
      而且,宝贝!……还有就是因为……人家太爱你,太受不了被你忽视,才故意跟强尼那样的啊!……「仅管小青一边这么说,她一边扭着的身子,倒愈甩愈狂热、丰满的圆臀也愈大幅旋转起来。随着乐声逐渐激昂,她整个娇小的纤躯,如被狂风吹袭的小草般晃动、抖颤;她的双腿半分、半弯,紧裹在裤袜下的屁股,不断摇曳生姿。……
      最后,她乾脆闭上两眼,和在银星狂舞时一样,完全无视自己暴露出的一对腋下,双臂向上空伸直,两腕交叠在一起,猛烈地扭腰甩臀。彷彿自己又回到了强尼面前,对他展现自已的骚媚、淫蕩……
      「啊!……宝贝!喜欢吗?……喜欢看我这样……为你扭屁股吗?」
      小青不知不觉以英文歎出了她似乎同样问过强尼的话;脑海中,想像男人强壮的身躯压在自己身上,用鉅大无比的鸡巴在自己湿淋淋的肉洞里猛烈戳刺……
      「噢~啊!……宝贝,宝贝!……喜欢吗!?……喜欢我吗?」
      就像又听见强尼问自己还要更多的乐子吗?小青如癡如醉地以英语呓着:「宝贝,我要!……我还要……更多的乐趣啊!……」
      ………………
      「他妈的!谁是你的宝贝!?……你这臭婊子!、贱货!……」
      有如一声呵斥,男人以中文吼出的咒骂袭入小青的耳中,使她猛然惊醒、睁开眼睛,看见男人愤怒的眼神盯着自己。吓得顿时停止热舞,连伸直的手臂也忘了放下;只张口结舌、不知所措地呆望着他。
      「我……宝贝,不……立彬。徐。医师,我……」
      脑子里浑浑噩噩的,小青语无伦次地以一字英文、一字中文应着。但又正因如此,她整个身体都像充满了期待似的,微微颤抖……
      尤其,当她两眼落到男人的腿间,瞧见那根高高挺举的大肉茎,贲张膨胀得像一条怒气冲天的巨蟒,对着自己一抖一抖地勃动时,就更是爱、惧交集地忍不住从肚子里产生阵阵酸麻了!
      「别我呀、我的了!……张太太,瞧你这早就想鸡巴想得要死、一幅跟任何男人都可以上床的模样!……明明是个如假包换的浪货、婊子,还想骗情人说什么。好不情愿的被洋记者姦污了?!……」
      「徐……医师,人家真的没有想要……跟他上床,也真的是……好不情愿的嘛!可是他一直坚持,才……」
      「算了吧!如果不是心甘情愿,你就应该抵死不从的反抗呀!……顶多,你被他用暴力压制住,从后面肏进屁股眼里,那才算真的被姦污啊!…………再说,如果你不是本来就想要,又怎么会让他肏得那么死去活来的?还主动用嘴吃他棍子、吞他的精液呢!?……」
      男人连珠炮似的质问,问得小青语结,只有结结巴巴地应着:「他……那么壮,我。根本无法抵抗,才好不得已被他……戳进去的嘛!
      那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没弄我后面的洞,也不能就算人家错了啊!「小青急急为自己辩护时,心里也着实慌张起来。因为她看见男人的鸡巴,在讲到肏屁股眼的时候,突然胀得更粗、更大,就好像它也要肏进自己的肛门里一样。令小青不禁连想到:自己和情人这几天来的亲密行为,口交、性交都已做过;唯一还没有经历的,就是玩屁股这一项了!……
      而小青一想到肛交,就记得自己跟加州现任男友幽会时,试了好久,怎么弄都弄不成,只有放弃了改用塑胶棍来肏屁股。但后来,和儿子的家庭教师——坎,才第一次上床,却玩得成,而且让他弄得舒服极了。从此对这种游戏乐此不彼,每次跟坎幽会,还都少不了一定要玩肛交哩!
      第参阅小青的「故事」、小青的「韵事」。)
      正是这个原因,当小青一比较自己和男人的关係时,就会不自觉地认为:如果要肛交,一定要跟没什么感情的男人玩,才能玩得出味道。反而,和自己爱的男人上床,弄屁股却会弄不成,勉强玩玩不好,反而更扫兴。
      尤其,起先在天母,看见刘婧让两个大男孩同时肏进前后两个洞洞,她会那么欲仙欲死的疯狂、陶醉。……而自己在清晨的淫梦中,被家里的两个司机捆住双手,「双龙抱」式的被两根鉅棒同时肏在阴道、屁股眼里,肏得死去活来的滋味,也更令小青对这其中的道理深信不疑了。
      因此,现在在「新情人」的面前,小青不禁对自己是否也能玩这种游戏,产生了怀疑、失去了信心。……
      床旁的收音机里,仍继续播放出旋律激昂、节奏急促的乐声;和小青这时左也不该、右也不是的失措,形成荒谬的对比。她想再扭动屁股,却扭不起来;想对情人说什么,也不知如何开口;就那么支唔着:「我……我……」
      「他妈的!!……少跟我噜噜嗦嗦的了!……你口口声声说对不起情人,却鸭子嘴硬,死不承认自己浪蕩,看来,今天非好好处置你一番不可了!
      ……过来,把手伸过来!「小青忙将仍两腕交叠的双手伸向男人,让他以一手钳挟住;见他不知由何处抽出一条鲜红色有花的领带,当作绳子般迅速朝自己手腕上一绕、一缠,就像捆绑犯人似的,把两手给交叉并缚起来。
      小青的心中狂喜,暗自惊歎着:「啊,天哪!原来他……也是要把我绑起来弄的啊!……简直太奇妙、太不可思议了!……如果他就这样,用强暴的方式,肏进我屁股里……而我被捆绑住,毫无抵抗能力,只有任他『鸡姦』……或许,或许就是要这样,我才反而能体会到肛交的乐趣和滋味呢!!……」
      ………………
      但小青嘴上说的,又完全是另外一套。
      「不!……徐。医师,你……你要作什么?!……你要怎么处置我?」
      表现出一脸惊恐、害怕,杨小青颤着声调问。可是心里却对情人既不紧又不松、恰到好处的捆绑感激万分;也因为知道情人终究是疼爱、怜惜自己的心意而深深感动,感动得整个瘦小的纤躯都发抖了。
      徐立彬仍然装作一幅凶巴巴的模样:「他妈的,贱货!……还假装害怕呀?……我看你是乐得发抖吧!?」
      男人站了起来,拉着领带一头,将小青再度扯到面向床沿,令她趴伏下去,上身贴着床、屁股翘起来。
      小青立刻乖乖照作,把被交缚住的两腕伸进床里,手肘微曲俯倒在床上,脸侧向一边;然后,和先前被情人闻自己屁股时一模一样,压着纤腰、将裤袜紧紧裹住的圆臀朝天挺举了起来。
      脑海里,小青彷彿看见了陈现在男人眼中的女体;看见自己瘦瘦、白白的上身背脊、和腰肢底下,被网状裤袜所罩住的、丰圆如梨形的屁股,因为没穿三角裤而透出它肌肤的雪白,呈露着两片臀瓣夹成的一道股沟……
      想到这景象,杨小青禁不住兴奋了起来。尤其因为不知道男人下一步会作什么,又加深了一层期待未知的、喜惧交集。惹得连小肚子都更酸酸、胀胀的。
      直到徐立彬不知从那儿又拿出一条领带,弯下身叫小青把两腿分开,然后用领带的各一端捆缚她的脚踝;小青才从感觉中明白自己的两脚也被绑住,不禁在心中惊喜地歎着:「天哪!……连脚也绑起来被处置的滋味,就不知更会有多刺激了!」
      可是小青嘴上却像充满了恐惧、哀哀地求道:「徐医师……求你不要。不要伤害我!……人家。会受不了耶!」
      男人冷冷地令小青维持住姿势,不准动。然后一言不发,取了把剪刀,将网状裤袜的中央胯裆部位扯起,剪开一条缝。
      剎时,裤袜的网线绷裂成一块大大的窟窿:前面,敞开到小青的小肚子;而后面,裂缝一直裂到裤袜腰间的鬆紧带,变成一个半圆形的大洞。……
      于是,杨小青的整个私处,就在这条被剪开的裤袜当中,毫无遮掩地暴露了出来!
      「天哪!……他。他怎么也。把我的裤袜剪成一个大洞!?……跟我那次穿给现任男友看的……开裆裤袜一样!……他们两个,怎么会那么像哪?」
      「……而且,为什么他们又同样都喜欢这种玩法?……难道……我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才引起他们相同的兴趣?……那……那下一步呢?……他已经捆住我的手、脚,下一步,又会怎么处置我呢!?」
      不待小青开口,徐立彬的手掌已一推、一拍她的屁股,令她爬上床。
      像条被催赶的狗,小青顾不得姿势多么不雅,迅速听命照作:手肘撑床、两膝跪爬着进到床里,然后就极为熟稔地分开双膝、压弯了腰肢,将自己浑圆的丰臀高高翘举着;正要不由自主地开始扭动时……
      〔啪!〕地一声,男人的手掌掴在小青一片屁股肉瓣上。
      「啊~呜!……痛啊!」她高声惨叫着。还没叫完……
      〔啪!〕地又是一掌,掴在小青另一片臀瓣上,打得它像果冻般地弹动。
      「哎哟~!好痛啊~!!……别。打人家嘛!」
      小青哀声喊出时,眼泪都溅出来了。但是和刚才一样,屁股肉上的痛楚,却一直透入她整个下体,不但令肚子里的酸胀更甚,连阴道的肉壁也更加濡湿不堪了!……杨小青不能自禁地将高耸的屁股摇了起来。
      「他妈的,谁叫你摇屁股了?!……难道你张太太是条母狗不成!?」
      男人的呵斥吓坏了小青,连忙停下甩动,将圆臀维持高翘的姿势。但因为被情人骂为「母狗」,也就是英语里的「浪货」,而禁不住内心的激动,竟湿红了眼眶。
      楚楚怜人的小青,两眼饱含泪水,侧头回望男人,诺诺地应着:「不!人家不是……不是。母狗嘛!……徐医师你。要怎么处置我都行,可我求求你!不要一直这样……侮辱人家嘛!」
      「我没有侮辱你啊,张太太!……你自己一上了床,就举起屁股像只母狗似的猛摇。……不是个浪货还是什么!?……」
      徐立彬凶巴巴地将小青的身子一推,使她翻倒仰卧。见她害怕地两肘遮掩在胸部,曲着双腿紧夹住私处的模样,就又笑了起来,调侃似的问:「嘿嘿!……张太太,你明明是人尽可夫、出墙的红杏,却还装成个神圣不可侵犯的的淑女,不害臊吗?……难道你在洋记者面前,也这样装模作样,让他还以为你是气质高雅的贵夫人不成?!……」
      小青被讽刺得满脸通红,只能用力咬住自己的薄唇,一左一右地摇着头。
      但同时,正因为男人一语道破了自己的虚伪、和再怎么说也是荒淫、浪蕩不堪的行为,羞愧得无地自容到了极点。而又由羞愧之中,愈发抑制不住身子里产生更强烈的性慾,几乎就要自动把两条腿子大大张开……
      「……快!把腿子打开来!让人瞧瞧你这只谁都可以享用的骚屄!……」
      男人的呵斥,正是小青求之不得的指令,赶忙把双腿向外劈分,张开到被捆住的两个脚踝把领带扯得直直的、紧紧绷着。而裤袜当中被男人剪开的大窟窿,也就将她那块剃得光溜溜的、净白无毛的肉丘;那两片肥唇夹也夹不住的细缝;和因为肉缝微微分张、饱含亮晶晶淫液的小阴唇瓣内侧,全都毫无遮拦地暴露出来了!
      ………………
      杨小青这辈子,从不曾被男人这样注视过全身上下一根毛都没有的肉体,强烈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赤裸;同时也体会到,手脚都被捆绑住、毫无抵抗力的自己,只能任男人摆布、处置;听他辱骂、咀咒,喊自己为「骚屄」
      、「贱货」、「浪妇」……
      「但这男人,却正是我情有所衷,全力所爱的情人,是我梦寐以求、从还是处女的年代,就倾心、爱慕、暗恋的男人啊!……」
      「天哪!我真是太傻、太愚蠢了!我用尽方法背叛丈夫,为的就是要对他表明我爱他爱得要死;……那。我就更应该全身、全心地把自己献给他,再也不要世界上任何其他男人啊!……」
      「那为什么?!……为什么我已经得到他,却还又会跟强尼?……跑到他那儿寻欢、找乐子?……难道我真那么不堪、那么骯髒、无耻?……真的就是只能被男人喊成骚屄、贱货的蕩妇、婊子吗!?……」
      「天哪,情人!……处置我、惩罚我吧!我对不起你,我只有求你原谅、求你饶恕!……宝贝,宝贝!!……你要怎么处置、怎么惩罚我,都任你、随便你……只要你爱我!我会什么都答应、做什么都愿意啊!……」
      「宝贝,宝贝!……宝贝!!……我……」杨小青喊着,眼泪夺眶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