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重生 第八章 圣女战士_影音先锋av撸色删除_大香蕉夜夜撸_撸一撸色奶奶明星淫乱_26uuu狠狠撸

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魔王重生 第八章 圣女战士 更多>>
 

    魔王重生 第八章 圣女战士

    时间:2018-07-10 本帖最后由 每天日 于 2017-9-19 16:04 编辑

      在某栋大楼的顶楼上,光坐在椅子上,正让面前的少女舔弄着自己的分身。
      而这名少女却不是光身边的任一名少女。
      而在光的面前,另外两位也是满陌生的少女正以一脸无法置信的眼神望着面前的光景。
      「怎样?看着自己的同伴变成这么淫蕩的样子,感受如何?」光一副得意的样子:「天界所禁止的事情对我们来说,可以说是家常便饭喔。」
      「身……身为主天使所认定的我们怎么可能……」其中一名少女话才说到一半,她身边的少女发出了娇叫声。
      「千里!?」少女转过头去一看,原来不知何时蕾娜已经将手伸进被唤作千里的少女的胸口和内裤,缓慢而稳定地揉捏着乳首和内裤里的阴核。
      「不…不要…」千里口中拒绝着,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时而紧缩时而放鬆,身体深处的奇妙律动逐渐被蕾娜的手指所挑动。
      「你们……究竟想要怎么……啊~」话还没问完,一旁的莉莉丝已经将手伸进她的衣服和内裤之中抚摸着:「别这么紧张嘛,等一下你就会舒服地上天了。」
      「啊…啊…」双手双脚并没有被绑住的少女,却是连一步都走不动,双手握着莉莉丝的手,却连一点力气也没有,只是轻轻握着而已,像是暗示着莉莉丝的手不要离开一般。
      「呵呵,」莉莉丝发出娇笑声,并且用舌头舔着少女的耳后根:「很舒服是吧?已经不希望我停下来了吧?等下还会有更舒服的事喔。」
      随着身体内未曾发觉的律动的甦醒,少女只得躺在莉莉丝的怀中接受莉莉丝任意的玩弄身体,眼神也逐渐失去了焦距,取而代之的是迷乱的眼神。
      ---
      这件事得从三天前谈起。
      三天前,观铃和绫女午夜在清除淫魔兽时,突然出现了自称「圣少女战士」的三人组。
      「我们是被天使所选定的战士!」
      「为了清除邪恶之物而降临此地!」
      「神圣少女战士现在参上!」随着声音,三位穿着像是紧身衣改过的华丽衣服出现在观铃二人面前。
      (这感觉……是天使那边的人吗?)观铃暗自思索着。
      「你们如果是来清除淫魔兽的话,大概今天没你们的份了。」绫女说道:「下次早点来吧。」
      「你们身上也有淫魔族的气息,却也有神族特有的感觉……」看起来像是带头的,穿着红色衣饰,有着黑色长髮的少女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们是谁并不重要。」听到问话,观铃只是冷冷地说道:「而我们也不会问你们是谁。只要你们不要打扰我们做事就好了。」
      「你说什么!?」另一位青绿色衣饰的茶褐色短髮少女作势要冲上去,长髮少女伸出手来挡住了她:「别这样!」
      「可是……」
      「先等一下吧,对方并不一定是敌人。」另外一位戴着眼镜的蓝衣少女说道。
      「是不是敌人,得看你们以后的行动,以及我们主人的指示。」观铃依然一副冷酷的模样:「只要主人命令我们『四天王』除掉你们,你们大概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听到观铃语中带着杀意,三人不禁呆了一呆。
      「……你们的……主人?」少女正要继续问下去,一个黑影突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观铃和绫女面前。
      「玛莉绪奈特?」看见穿着黑色忍服的玛莉绪奈特出现,观铃也不禁愣住了-这表示着是草剃光亲自传达的命令!
      「奉主人的谕命,回去覆命吧。」听到她的传话,观铃和绫女只有同声说道:「知道了。」
      「完全……没感觉到她的到来……」对方三人看见玛莉绪奈特,惊讶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下次动作快一点吧。」丢下这句话,绫女等三人立即消失在三名少女的面前。
      「她们……会是敌人吗?」褐髮少女面色凝重地问道。
      「不知道,」戴眼镜的少女说道:「我只知道,她们如果成为敌人,将会是最难缠的对手!」
      长髮少女并没有说话,只是面色沉重,额头直冒着冷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原来如此……」听了观铃的报告之后,光露出一脸相当有趣的表情,说道:「没想到天使方也有人在清除淫魔兽啊……」
      「没想到塔雷克特所散布的『种子』多到连天使方也不能不管了。」若叶说道:「我们这里目前也不过回收了百余颗种子,没人知道『种子』到现在已经繁殖了多少。」
      「可以肯定的是,『种子』的数量起码是当时的两到三倍之多。」艾鲁美丝说道:「该说是人类的慾念强横呢?还是该说『种子』的繁殖力太强了呢?」
      「……都有吧。」莉莉丝一副无奈的样子:「只可惜『淫魔树』的种子在魔界已经贬价到最低点,不然其实可以大捞一笔呢。」
      「其实拿来做成治阳痿以及性冷感的药倒是不错。」这次换响子说道:「只是数据上对人而言药效显然是太强了,连素子都不敢拿去做人体实验。」
      「……绫女,有办法取得那三位『神圣少女战士』的资料吗?」没有理会她们的对话,光问绫女。
      「嗯……这我不敢保证。」绫女小心翼翼地说道:「无法确定她们当时的样子是不是有做过变装以及面貌上的改变。」
      「换句话说,像是电视上的什么『战队系列』,利用变身来掩饰真面目是吧?」夜子说道:「这么说来确实……」
      「就算变了身,把真面目隐藏起来,属于自己的『气味』是不会变的。」光说道:「而且,就算她们不露出真面目,就以观铃和绫女你们两位的叙述来看,以『四天王』的力量要活捉她们应该不是难事。」
      「小光,你是想……」看到若叶那双透着疑惑和不安的眼神,光笑了笑:「放心吧,我并没有意思和天界作对。我只不过想玩个游戏罢了。」
      「游戏?」
      「……素子,当时给若叶喝的药能不能再做出三份出来?」光向素子询问?
      「嗯……材料应该够,不过三份的话,必须要一整天的时间来製作。」素子想了一下之后回答:「请问主人要做什么?」
      「先不要问,做就对了。」
      「是,主人。」
      「绫女,你和夜子去想办法取得她们三人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我们会尽力而为就是。」夜子说道:「配合『风神之珠』的追蹤能力应该不会太难。」
      「哥,」玲说道:「每次都让『四天王』出风头,我们也是有战斗能力的啊。」
      「有些事情让『四天王』来做比较合适。」光回答玲的疑问:「而且你们的力量也不够成熟,真正能够应付战斗的没几位。更何况,后方援护的任务也是很重要的。」
      「……总觉得我们好像只是在这里等的份。」奈留苦笑着说道。
      「主人,你这种说法实在很欠说服力呢。」琉璃子说道:「不过说真的,毕竟『四天王』是专为战斗而生的,也难怪主人会这样说。」
      「好了,我得先去赶暑假作业了。」光站了起来:「这个把个月以来都只忙着和你们在床上享受,暑假作业几乎都忘了做。」
      听到光的话,里面只要有上课的几乎没一个例外发出惨叫:「啊~我也忘了!」「我也是~~」
      「……看来只有我好像没事的样子。」玲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唯一的例外:「看来一天之内把作业赶完是正确的。」
      「希望大家不要是什么都没做就好了。」光起身,怀中还躺着因为高潮而睡着的蕾娜,慢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这样光主人真的写的下去吗?」莉莉丝说道:「等一下肯定会有人上去找光主人……」
      「大家还是先自制一下吧,又不是以后没机会了。」艾鲁美丝说道:「我想大家也不想见到你们的主人毕不了业吧?」
      「说的也是……」
      -
      夜晚再度来临。
      城市中,在黑暗的角落,「神圣少女战士」三人正卖力地歼灭淫魔兽。
      下面杀的卖力,在她们看不见的顶楼上却有人冷眼地看着这场战斗。
      「如何,夜子?」观铃一边看着战况,一边询问着正用「风神之珠」纪录「神圣少女战士」身体特徵录的夜子。
      「……还得再等一下。」夜子的右眼发出青色光芒,和左眼的活动完全无关地激烈活动着。
      没多久,附近的淫魔兽就已经全部被清理完毕了,地面上散布着起码数十颗以上的种子。
      「这样这个区域就全部清除了吧?」收起手上的剃刀,短髮少女问道。
      「或许吧……嗯?」长髮少女话说到一半,一股异样的感觉自心中浮起-和昨天遇到那两个人的感觉一样。
      「怎么了?」
      「……小心一点,千里、真琴。」长髮少女一脸惊愕:「她们……已经来了!而且已经来了很久了……。」
      「这……」真琴-短髮少女听到长髮少女的话,急忙用目光搜寻,不一会就看到大楼的顶端竟然有两道人影!
      「好样的……给我下来!」真琴挥舞着剃刀,猛然一刀往那两人所在的大楼劈下去-高达十数层的大楼应声倒塌。
      虽然真琴的力道强劲,但是大楼崩塌之后,那两个人影却依然没事。
      「她们……果然不是普通的人物。」千里-戴眼镜的少女边冒着冷汗边说着:「看来我们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不……还不知道。」长髮少女虽然这样说,但是她自己的心里也是十分不安。
      「再迟疑下去,我们可是会死在这里喔,可怜。」真琴全力戒备着。
      「哼哼哼……」两个人影其中的一人-观铃安然无恙地站在废墟中,透露出不怀好意的眼神:「夜子,我看乾脆就由我们把她们抓起来献给主人好了,也可以省下不少时间和力气。」
      「……我没有意见,不过到时主人怪罪下来,可不关我的事。」夜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也没要你负责任啊。」观铃说完话,腰际上的两把刀已经出鞘。
      「唔……」发觉到观铃身上散发出的杀气,令得三人不由得紧握着武器,连神经都绷的紧紧地。
      「该先杀谁呢……」观铃的话还没说完,身影一闪,竟然出现在可怜-长髮少女的面前!
      「什……」可怜只来得及挥动手上的长剑,随着一声清脆的碰撞声,观铃的双刀就被可怜的长剑挡了下来!
      「反射神经还不错嘛……那接下来……」观铃还想动手,背后真琴挥动着剃刀就已经冲了上来。
      「这么想寻死吗?」观铃不慌不忙,右手的刀一挥,就挡住了真琴的剃刀!
      「这刀……」看到观铃刀上,象徵着神尾家的徽章,真琴吓了一跳:「你是神尾家的人?」
      「现在不是了。」观铃驱动斗气,将两人震开。接着双刀交叉在胸前,正巧挡住由千里所发出的箭:「你们最好是发挥出全力,不然只要把你们的尸体献给主人也行,只要让主人重新灌入新的魂魄就行了。」
      「开什么玩笑!」真琴运足十成功力,剃刀一挥,狂霸的刀气立即倾洩而下,直杀向观铃。
      「哼!」观铃见状,却只是露出笑容,右手刀一挥,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挡住了真琴的全力一击!
      「什……」
      「如果这就是你们的全力,那么就到此为止了,以你们的死亡做结束!」观铃猛力一挥,就算真琴用剃刀挡住,却也被打得飞了出去,直飞了好几公尺才落地。
      「来吧,将你们的灵魂、生命和身体都献给我等之主人吧。」挥动着手上的刀,观铃全身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慄的杀气。
      「那能让你得逞!」千里正要搭弓射箭,突然数道锁练自她的后方无声无息地飞来,等到千里和可怜发觉时锁练已经把千里给绑住了!
      「糟……」
      「千里!」随着可怜的惨呼,千里整个人被锁练举了起来。
      「……练华,怎么连你们都来了?」随着观铃的问话,练华和玛莉绪奈特出现在她们的视线中:「只是稍稍帮个忙而已。」
      「帮忙啊……那倒是不用了。」观铃语音刚落,她手上的刀随着观铃的转身而向后挥动,接着就是血花四溅,不知何时已经冲到观铃背后的真琴,她的的脖子被划破了一道血口,连剃刀也无法挡住这一刀而断裂!
      带着无法置信的眼神,真琴倒卧在血泊中。
      「真琴~~」可怜才刚发出惨叫,被锁练绑住的千里的胸膛也遭到了锁练贯穿!
      连惨叫的时间都没有,千里的血液喷洒而出,连可怜的脸庞也沾到了部分。
      面对着两位同伴的惨死,可怜的脑中一片空白,连玛莉绪奈特的手贯穿了自己的胸膛也不知道。
      「我……」带着一丝的悔恨与不甘心,可怜的身体倒卧在血泊中。
      当可怜的意识沉浮在黑暗之中时,彷彿听到了以下的对话……
      「这样就可以了吧?」
      「不过真的很佩服夜子的幻术呢,差点连我们都身陷其中呢。」
      「不过这种情景……倒是让我想起以前那些不好的往事呢。」
      「练华,该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的我们只需要为了主人做任何事就好了。」
      「是啊,只要是为了主人,任何事我们都可以做……」
      「不过主人抓她们是为了什么?又没有我们长得美……」
      「主人不会看外表喜欢人的,先把她们带回去吧。」
      听到这里,可怜的意识又再度被黑暗所笼罩……。
      -
      让可怜自深眠中醒来的,是千里的叫喊声。
      「可怜,快醒醒啊~」
      「……千里?」虽然知道之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而已,但是可怜还是有点半信半疑的。
      只是,当可怜张开双眼时,映入眼廉的,竟然是真琴跪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跨下,状似蕩女般地舔弄着男人特有的「东西」。
      「千里……这到底……」可怜一脸无法置信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可怜转头过去看千里时,才发觉到千里此时已经是脸上一片红潮,眼神一片迷离:「只是感觉……身体好热……那里…怪怪的…」
      虽然身上并没有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但是可怜想要移动到千里身边却连力气都使不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千里下意识地将手移到两腿间,隔着紧身衣抚弄着自己的秘处。
      「这里……是在淫慾结界之中吗?」虽然可怜发觉到真相,但是自己也是身处在结界之中,绝不可能不受到影响。
      随后,在蕾娜和莉莉丝的挑弄之下,千里和可怜的身体背叛了意识,开始回应着她们手的动作。
      「那个男的……可以感觉到自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力量,确实是『魔』的力量…… 」虽然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但是可怜依然努力地保持意识的清醒:「但是他身边的… …为什么四翼天使会出现在他身边?」
      可怜还来不及细想,真琴已经爬上了面前男子的身上,一边亲吻着面前男人的嘴,一边迫不及待地握着男人壮大的分身,一鼓作气地坐了下去!
      「啊啊……」从张开的口中吐出像是痛苦又像是欣喜的声音,真琴开始随着体内快感的律动摆动着腰部。
      自交合处漏出来的,除了淫水之外,还混杂着些许的血液。
      天使一但被「魔」破了身,体内的「圣力」就会被「魔气」所污染,不单单只是无法回到天界而已,而且随着时间经过,就算之后并没有再和「魔」交合,也终究会成为堕天使。
      这一点,是可怜等人接受主天使的力量,体内「天使」的记忆觉醒之后,主天使一直叮咛着的事情。
      看着真琴一副狂乱淫蕩的样子,可怜突然间在心中有了种觉悟。一种「就放弃抵抗,坦然地接受一切吧」的觉悟。
      「拜託…给我…我还要…」儘管脸上挂着两行清泪,连口水都无法控制地自嘴角流出,真琴的腰部依然没有停止上下摆动,让面前男子的分身在自己的体内冲撞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可怜的手移到了背后莉莉丝的下体,甚至于还伸进了内裤之中,也开始抚摸着莉莉丝的秘处。
      「想要了啊?真可爱的女孩子啊……」莉莉丝看着转过头来,露出乞求眼神的可怜,用深深的吻回应了可怜,同时也把可怜的衣服扒下,让她露出了胸部,以方便抚摸。
      忽然,可怜一个转身,将莉莉丝推倒在地!
      「咦?」莉莉丝一时错愕,还来不及反应,可怜已经扒掉她身上的衣物,开始边抚弄边舔着莉莉丝的胸部。
      「呵呵,还不错嘛…」莉莉丝享受着可怜的「服侍」,不时还发出「享受」的哼声:「可惜你的第一次是属于光主人的,不然我早吃了你……喔~~」
      「喔~~不行了~~要丢了~~要丢了~~」没多久,高潮的冲击让不知何时背向男子的真琴停止了动作。
      而男子的迎合也在这时停了下来。
      「啊~~不要…不要停啊~」发觉到男子停止动作的真琴一边哀求一边继续摆动着身体,寻求着更高一层的快乐。
      「舒服吗?」真琴背后的男子露出了异样的笑容,说道:「还想要更舒服吗?」
      「是!我要~~」真琴毫不犹豫地说道:「拜託你…给我…我想要…」
      「那,就把你的一切都献给我吧。不论身体或是灵魂……」随着男子的声音传进真琴耳中,真琴感觉到从交合的地方涌进庞大的力量。
      「我的名字是草剃光,将你的一切献给我,我会给予你更强的力量……」光的话说完的瞬间,强大力量的涌入让真琴不由得叫了出来:「啊…啊…」声音中包含了快乐、恐惧、以及痛苦和激动……。
      「啊~~~~~~~」真琴和光同时达到了高潮,淫液连同尿液一起喷洒出来-但是同时,一对雪白的羽翼自真琴体内冒了出来。
      接着,真琴就倒在光的怀中,沉沉睡去。
      「真是的,看得我也好像要喔。」在光身边的四翼天使-若叶将满身都是汗的真琴抱离光的身上。
      虽然自己已经是春风满面,但是若叶似乎并不急着要和光温存。
      令光有点惊讶的是,才刚把真琴抱离开身上,千里不知哪来生出的力气,竟然连走带跑地冲到光的面前,二话不说就开始舔着光的分身。
      「唉~看来我的服务还不够吸引她的样子。」蕾娜有点自我嫌恶地说道:「还是比不过主人的东西。」
      「那我就先满足你一下好了。」光一说完话,立即就有触手进入蕾娜的秘处之中,让蕾娜不由得发出喜悦的声音:「喔~」
      当然,不只蕾娜,光身边的人几乎都尝到了光的触手的滋味,一时间淫声四起,好不热闹。
      「喔…喔…不行…好痒…」可怜忍不住地,将秘处在插着莉莉丝穴中的触手上摩擦着,一副麻痒难耐的模样。
      「呵呵…现在你需要的不是我,是我们的主人喔。」此时莉莉丝站了起来,在快感当中带着可怜来到光的面前:「来,就和她一起做同样的动作吧。」
      「…这就是…男人的东西吗?」当可怜近距离看到光的分身时,竟然有种「想全部放在嘴里」的冲动,只是现在千里正在舔着,可怜只得用舌头舔着其他空出来的地方。
      「喔…喔…」突然千里开始哼叫起来-原来是可怜转移阵地到千里的身上,用手在抚摸着千里的胸部和秘处,身体还不断地在她身上摩擦着。
      「我…受不了了…那里痒死了…」千里还是第一次,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当下就上了光的身上,让光的分身刺穿自己那层薄薄的处女膜。
      「喔喔……」没有感觉到疼痛,千里只感觉到涨满的感觉充斥其中,舒服地让千里禁不住吐出欣喜的声音。
      而可怜则是边摸边舔着光的分身和两个「弹匣」,光的触手也不规矩地在可怜的秘处上隔着衣服摩擦着,让可怜不住地摆动屁股。
      为什么自己明明是第一次,但是却如此熟练?可怜并没有去细想这个问题,现在的她只知道自身体的深处持续传来一个讯息:享受着面前男人给你的一切,你将会获得比堕落还要高的快感……。
      千里没多久也达到了高潮,大量的淫水自交合处喷出,可怜想都不想,贪婪地吸食着面前的「美食」。
      在光将第二发打进千里体内的同时,千里的背后也出现了和真琴相同的羽翼。
      光刚将千里移离开自己的身上,可怜就爬了上来,和千里一样朝着分身用屁股坐了下去!
      「不…不会痛吗?」就算光的分身已经刺穿了自己的处女膜,可怜发觉到竟然连一丝的痛楚都感受不到,若不是自己还能感觉到光的分身刺穿自己时那种贯穿的感觉,说不定还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早就不是处女了。
      而光也对可怜做出和前面两个不一样的反应,不单单只是移动下身抽插而已,而是连双手也开始爱抚着可怜那早已经被扒光的身体,就像一般男女正常的做爱一般,给予可怜一波接一波的高潮冲击。
      而触手,也插进了千里和真琴的穴内,给予持续的充足感。
      「给我…给我…」可怜不断地揉弄着自己的阴核,而且身体上下抽动的速度还越来越快:「我还要…不…这样还不够…」
      「那就将你的一切都献给我吧…」在光那近乎催眠的声音之中,可怜发觉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了。
      「啊…好像…有什么…要出来了…出…要…出来了…」当可怜在恍惚中达到高潮时,光也把精液打进了她的体内。
      同样的,白色的羽翼出现在可怜背后的同时,可怜也在极度的欢愉之中沉睡过去。
      -
      「这次是大手笔呢。」
      「不过主人好像累坏了,一回来就倒床大睡。」
      「没办法,这次所灌输的量差不多是我们的十数倍之多,以主人现在的身体,能撑到现在已经是相当厉害了。」
      「不过小光也真是的,费了这么多的心力,只是为了要让她们的力量增强而已。」
      「……有个说来不小也不大的问题。」
      「说吧。」
      「呃……那个药的副作用除了短时间的性慾高涨之外,还会因为个人体质而有一段时间性慾不满的副作用……」
      「……现在才说有用吗?」
      「对不起。」
      「先将她们送回去她们自己的家吧。若真有问题,也只能看着办了。」
      「嗯,顶多也让主人收起来就好了。」
      「那天界绝对会抗议的。」
      「……到时再说吧。」
      --
      「哈…哈…」夜晚,一名少女在自己的床上,双手伸到自己的内裤中,卖力的自慰着。
      「啊…嗯……」不久,少女达到高潮,躺在床上直喘着气。
      但她的脸上丝毫没有达到快感的表情:「不…不对,感觉…完全不一样…」
      忽然,房间电话响起。
      少女接起电话:「喂?」
      「可怜吗?我是千里。」电话的一端,声音听起来有点疲惫感。
      「千里…你也是…吗?」可怜光听声音就知道电话一端的千里似乎也是自慰达到高潮之后的样子。
      「…怎么办?」千里一副困扰的语气:「现在我连用按摩棒插进去都没有什么感觉了……每次高潮总觉得好像少了什么……」
      「连按摩棒都用上了啊……」可怜想要再说什么,忽然一旁出现了「哔哔」的声音。
      「出现了!」千里的声音自电话传进可怜耳中-看来她也知道了。
      「到那里集合吧。」说完话,也不等千里回应,可怜就挂掉了电话。
      -
      在某处的阴暗角落,一位少女正被数位淫魔兽所侵犯。
      但仔细一看,被侵犯的少女不但没有痛苦或是悲伤的样子,反而露出一种慾求不满的表情;反倒是淫魔兽们个个都露出忍着痛苦的神情,原本那付得到快感的神情完全不存在。
      「不够…不够…还不够啊~~~~~」少女一声大吼,强劲的光波立即将淫魔兽们瞬间轰散掉!
      而这也正是变身之后的可怜和千里到达现场之后所看到的场景。
      「……真琴?」看到少女的样子,可怜吓了一跳:「怎么会……」
      「我…已经受不了了…」光着身体,身上沾满了精液的真琴看着可怜她们,流下了眼泪:「连淫魔兽都满足不了我…我已经…」
      「去找……那个男人吧。」一想到当天的情景,可怜的秘处不禁又流出了温暖的液体。
      「也只有这样了…」千里也点了点头。
      真琴没说话,只是静静地擦掉身上的精液。
      -
      来到草剃光的家门前,三位已经恢复原来装扮的少女正迟疑着要不要敲门。
      不过三人还没想要敲门,门就打了开来-是若叶:「果然来了呢,要进来吗?」
      三名少女从门外往门内看,可以看到光坐在椅子上,正享受着面前少女的「服务」。
      「…拜託了。」三人红着脸,小小声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