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 第十章 一池春水_影音先锋av撸色删除_大香蕉夜夜撸_撸一撸色奶奶明星淫乱_26uuu狠狠撸

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十章 一池春水 更多>>
 

    风月大陆 第十章 一池春水

    时间:2018-07-12 坐在会议室里,听着一众法斯特重臣慷慨激昂的发言,叶天龙却是昏昏欲睡。昨晚上他是一夜没有睡好,因为饱受折磨的肠胃不时向他发出抗议,早上起来自然是无精打采。
      这次会议的议题说起来非常简单,就是要确定如何产生法斯特新皇帝的办法。因为安德列三世的突然去世,法斯特帝国的政权出现了权力的真空。
      一部分大臣支持尤那亚,而更多的大臣则是支持伊春,只是尤那亚手中掌握着法斯特帝国大部分的军队,这一点是他的对手无法忽视的存在。
      本来,叶天龙是没有资格参加这种层级的会议,只是他非但是城卫军名义上的总指挥官,而且又是青州总领,法斯特帝国新成立的天龙军团军团长,加上于凤舞的影响力,从而使得他可以列席会议,坐在了最末尾的一个位子上。
      说来说去,还是没有一点的进展,由于得到军方的大力支持,尤那亚现在是处在一个相对有利的位置,但吉里曼斯一手扶持的伊春也没有差多少,支持他的是除了军部之外的其它五部尚书,加上拥有临时国事处理权的左宰,以及大部分的法斯特皇族。
      可以说,在宫廷里尤那亚所得到的盟友非常有限。就这一点而言,十五年前,负责军事方面的右相因为牵涉到谋反的案件被处死后,右相位子的空悬造成了军方在宫廷中发言权减少,是尤那亚一方最为吃亏的。
      会议最终还是不欢而散,尤那亚的强势让吉里曼斯一方无法如愿强行推举皇位继承人,叶天龙的暧昧态度也让他们双方吃不準。
      因为这个时候,艾司尼亚真正可以用武力说话的就是强大的城卫军。只要叶天龙的东督职位还在,艾司尼亚的所有城卫军就必须在名义上服从他的指挥。
      虽则,尤那亚和吉里曼斯暗中已经各自控制了一部分城卫军,但毕竟这不是合法的手段,是无法正大光明的摆到外面来。
      但要说到除掉叶天龙,不管是尤那亚,还是吉里曼斯都不敢轻举妄动,一来是叶天龙手中的实力不俗,二来是有些担心弄巧成拙,反而将叶天龙推到对方的阵营去,使得自己一方更加不利。
      这其中的关键道理,是叶天龙在回府后,一个人躺在宽大舒适的浴池里,才慢慢想到的。
      被温热的池水浸泡,叶天龙感到自己变得神情气爽,头脑也越发灵活起来。他不禁为自己早上的表现暗暗庆幸,如呆不是因为没有精神的话,他也许会表现出积极的态度未,这样一来,自己就很难再保持一种超然的地位。
      「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叶天龙抬起头来,仰望着浴池上面的屋顶,陷入沉思之中。
      不管是尤那亚还是吉里曼斯,他都不喜欢,因此无论是哪一个获得法斯特帝国的大权,对他来说,都是役有差别的。
      其实真正说起来,尤那亚和他已经结下很深的仇十艮,而到目前为止,吉里曼斯并没有和他发生什么大冲突,叶天龙应该对吉里曼斯感觉好一点,可他却是在本能的讨厌吉里曼斯,可以说,他对吉里曼斯有一种天生的排斥感。
      有一点,叶天龙非常清楚,目前的局势下,他想明哲保身是非常困难的,中立的地位也一定不能保持多久,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力保护好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
      如呆撇开尤那亚和吉里曼斯,另外再找一个的话?叶天龙不禁为自己这个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这样一来,他一定会成为双方攻击的目标了。可不管是实力还是能力来说,叶天龙都清楚自己不够这个资格。
      「你果然在这里啊!」
      柳琴儿娇美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她穿着一双木屐,踩着优美的步伐在地砖上轻灵的走到叶天龙的身边,娇靥如花的蹲了下来。
      [大姐在找你,问你早上的会议如何守」
      [反正就是那么一回事。我是人微言轻,只有听别人说的份啊!」
      叶天龙闻到从柳琴儿身上传来的熟悉香味,决定不去想这些恼人的事情,先将心中纷乱的思绪放在一边。他神态懒散地轻轻拍打身旁的位子。
      「来,先陪我一会儿。」
      [不要啦,大姐还在那里等你呢!」柳琴儿咬了咬樱唇,提醒叶天龙道。
      [没有关係的,大不了让凤舞也过来一起好了。她不是最喜欢这里吗?」
      听叶天龙这样一说,柳琴儿不免有些心动,但她还是有些犹豫。
      「不好吧,人家刚刚起床,就来浸浴池……」
      「起床后就洗个澡是最舒服的,快点下来吧!」
      终于,柳琴儿还是被叶天龙说动了,她褪下自己的衣裳,慢慢步下了浴池。
      这个浴池是仿天然水池的,两边的池壁上用岩石堆砌出高高低低的台阶,宽宽的台阶上都有凹陷的印痕,可以方便人坐下来,而一边则有一个设计巧妙的靠背,可以让人舒服的躺卧着。
      叶天龙靠坐在裕池的边上,看着柳琴儿慢慢走过来,他的心情也慢慢愉悦起来。
      只见她一头乌溜溜、泛出光华的黑丝如瀑飘垂,雪白透粉的俏脸上,挂着明媚动人的微笑,一双黑白分明的美眸内,流光四射,闪烁出膊胧如雾,似虚似幻的诱人目光。
      一身的肌肤柔白细腻,胴体有如明玉雕刻一般,平滑无骨的双肩下,一双柔腻玉臂正半遮半掩的抱在酥胸前,但挡不住那一双浑圆饱满的夹挺玉峰上无限迷人的春光。
      曲线如蛇的纤纤细腰下,是一双修长美白的雪玉大腿,随着她的走动之间,胯间微微露出些许乌黑茸毛之处忽隐忽现,渐渐被清澈的水掩盖起来。
      柳琴儿赤裸的美妙身躯看似令人血脉贲张,然而却有种令人自惭形秽,不敢亵渎,端庄圣洁的高贵气质,让人感到无限的愉悦和敬慕。
      这也是她得到圣魔神剑之力后的一个明显变化,那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一天比一天强烈。
      [也许我真应该把你供奉起来,现在看起来,你比那些圣女还要圣洁。j叶天龙张开双臂,:陪柳琴儿动人的娇躯揽在怀中,在她的耳边喃喃说道。
      [不管我有什么样的改变,我都是你的妻子啊!难道你不要我了吗……」柳琴儿吓了一跳,急忙仰起俏脸,向叶天龙娇嗔道。
      没有容她再说什么,叶天龙把嘴压在她的樱唇上,小香舌也立刻被吸吮过去。唇舌相交,从叶天龙口中传来微甜的气息,让柳琴儿的芳心立刻火热起来,粉脸也一下子变得红润起来。
      [啊!看来我还不能成为圣女啊!……」
      当柳琴儿的嘴巴重新获得自由,她横了叶天龙一眼,娇柔地说道。
      [说好了,只是陪你坐一会儿的,你可不要动什么歪脑筋喔。」
      叶天龙苦笑一声,捉住柳琴儿的玉手,拉到自己的胯下,火热坚硬的感觉立刻传到柳琴儿心中。
      [啊……居然这么硬了……」柳琴儿的声音也有些异样,呼吸急促。
      连叶天龙也感到奇怪,为什么看到柳琴儿的身体后,他体内会莫名其妙地产生出不可抑制的慾望,似乎柳琴儿的身体对他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能够拨动他内心深处某个神秘的地方。
      被温润的玉手抚摸着,叶天龙心中的火焰更加热烈。他一把将柳琴儿抱在自己的怀中,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胆上。
      [让我抱着你就好。」
      话虽如此,可叶天龙的视线却是不由自主地落到了柳琴儿那美好的酥胸前,两座形状优美的银山微微颤动着,上面的两点嫣红向他发出了难以抵挡的诱惑。
      当叶天龙的手轻轻碰到已经凸起的樱桃,那种痒丝丝的感觉立刻传到柳琴儿的心底,而她的胴体更是因为粉嫩雪臀和那坚硬之物的不停摩擦变得火热起来。
      「不来了,你在挑逗人家啊!」
      柳琴儿娇嗔着,却轻轻扭动娇躯,让两个人之间的摩擦变得更加紧密,她媚眼如丝地瞟了一眼,突然反手再度握住叶天龙的火烫巨物,一阵激烈的上下移动。
      这一下,可把叶天龙心中的火焰完全点燃了,他的双手也毫不客气地攀上一双饱满丰挺的双峰,揉摸把玩,尽情逗弄。嫣红的樱桃一下子发硬发涨,硬挺如石。
      「不要……这样好……」
      柳琴儿感到一阵酥麻,张开嘴巴上气不接下气地娇声说道,雪白粉腻的胴体在水中一阵扭动,被水溅得湿淋淋的黑亮秀髮发出了美丽的光泽,真像一条美人鱼。
      [昨天晚上害得我一夜没有睡好,现在你要怎么补偿我?」
      叶天龙向柳琴儿低声说道,同时一只手滑过她平坦的小腹,轻轻抚摸着变得柔腻的丰美花瓣。
      娇羞的花瓣立刻将手指紧紧裹起,产生一阵有节律的收缩。当被触及到花冠上最敏感的珍蛛,柳琴儿的娇躯不由得僵硬了一下。
      [一大早的,你们在干什么啊?」
      香风袭人,于凤舞似笑非笑的出现在叶天龙的面前。
      柳琴儿还没有来得及回话,就觉得自己的粉臀被叶天龙一分,粗长之物顿时冲进了又热又湿淋淋的花瓣之间。水的清凉和巨物的火热,两种截然不同的滋味在她的花径中交集,她一下子全身无力地软在叶天龙的身上,口中急速的娇喘着。
      「我们正在进行早练,你要不要也参加啊?」
      靠着水的浮力慢慢扭动,叶天龙笑嘻嘻地对于凤舞说道。
      看到柳琴儿火热的娇靥,听到她熟悉的娇喘,于凤舞不用想也知道在水下是什么样的光景。想到羞处,她的粉脸不禁红了一下,摇头娇嗔道:[胡说八道,你就会作怪,我出去了,等一下记得到花厅找我。」
      「你等一下。」
      叶天龙见到于凤舞要转身,急、忙出声。他双手一抱柳琴儿的纤腰,在她的耳边道了一声:「你抓住了。」
      正沉浸于快美感觉中的柳琴儿还役有明白到怎么一回事,就觉得纤腰一紧,[哗啦」
      一声过后,整个人腾飞起来。
      原来是叶天龙抱着她朝于凤舞飞去。
      「啊!」
      于凤舞和柳琴儿同时发出了一声娇呼。
      于凤舞虽然躲得快,但还是被水花溅到了她的衣裳,而柳琴儿则是因为身体在半空中相当不稳,急忙用手紧紧抱住叶天龙的脖子。
      「既然来了,就陪我练一会儿吧!」
      叶天龙怪笑着,向于凤舞发招进攻了。随着他的身体移动,举手投足,挂在他身上的柳琴儿也在不停的变化位置,为了不被甩出去,她的修长玉腿也紧紧盘在了叶天龙的虎腰,让两个人的下面紧密的连接在一起。
      看到叶天龙和柳琴儿这种样子,于凤舞不禁又是好笑,又是好气,但也忍不住一时玩心大起,半真举假的和叶天龙交起手来。
      一招一式,比比划划,倒也中规中矩。
      这一下,可苦了柳琴儿,她感觉到那粗大的东西在自己的花房里面到处乱动,连最隐秘的地方也被无情的扫蕩到,使得湿润温热的花径不断束裹收缩,带给她一波比一波更加强烈的兴奋。
      不到片刻,她已经是鼻启、粗喘,哼声连连,媚眼迷离。原本雪白晶莹的肌肤变得粉红,全身在轻微的颤抖。
      但叶天龙的腾挪跳跃,又让她不得不用力使自己贴在他的身上,想往后收缠绕在他腰部的玉腿,却又不由得尽量分开雪白的大腿,这样一来,那粗大火热的巨物就更进一步深入她的花房幽深之处。
      而勉强保持一丝清醒的后果,是她的感觉越发敏锐,几乎连最轻微的动作都带给她无比强烈的刺激。
      柳琴儿这样的变化,叶天龙是最清楚的,比起平日更加有力的蠕裹夹吮,那种湿热紧握的感觉让他十分享受。
      花房上方那颗珍珠完全突起,变成一颗小肉球,受到摩擦后产生的强大电流让柳琴儿发出近乎哭泣的娇吟,而酥胸前丰美的双峰受到不断的挤压厮磨,几乎变成和上面樱红嫩蕾一样的颜色。
      快美的电流从上下三处不断涌现,在柳琴儿的体内聚集,把她推向越来越高的地方。
      粉红色的胴体冒出密密的汗珠,就像是涂了一层油脂,闪闪发亮。雪白的粉臀由轻微的颤抖变成痉挛,如蜜汁一般的淫露从圆滚如桃的玉臀缝中不住滴落。
      感觉到柳琴儿的情况,叶天龙的动作慢了下来,而此刻的于凤舞受到他们淫靡气氛的影响,早已是心不在焉,粉脸泛起桃红,美眸中几乎要涌出水来。
      叶天龙猛然间跳了数下,在柳琴儿的尖叫声中,他突然朝于凤舞扑过去,动作之快,让于凤舞一时猝不及防。
      [扑通!」
      一声巨大的水声,三个人一起掉入水中,溅起了巨大的水花。
      火热的胴体一浸入水中,让柳琴儿迴光返照一般的抬起粉臀,猛烈地扭摇,花房里面的夹、吸、蠕、裹更为激烈,使得叶天龙十分兴奋的还击,享受其中的美妙滋味。
      才数十下,柳琴儿便大叫一声,张开嘴上身向后仰去,玉臀猛向前挺,胴体更是不由自主的痉挛,一阵元阴狂洩而出。
      叶天龙微笑着停止了动作,慢慢将沉迷在全身都要融化般陶醉感中的柳琴儿放在池边的春凳上,欣赏在最快乐的境地里跳舞的雪白胴体。
      忍不住低头亲吻了柳琴儿一下,叶天龙回头看到粉脸含春的于凤舞,完全湿透的衣裳紧紧贴在她娇美无匹的胴体上,峰峦起伏,丰满处夺人心魄,纤细处不堪一握,这光景,比起一丝不挂的她更有无穷的魅力。
      虽然口中说着不要,但于凤舞还是任由叶天龙的摆布,片刻之后,丰润柔腻的雪白柔体便在水中沉浮,若隐若现,逗得叶天龙口乾舌燥,兴奋莫名。
      他的手追逐着雪白高挺的双峰,缓缓地进入于凤舞早已做好準备的花房,这举世罕见的名器马上层层迭迭地裹夹过来,让他几乎寸步难行。
      紧密的接触,让夹吸的磨擦快感如火般涌升,两个人同时发出了快乐的呻吟。
      叶天龙搂住于凤舞纤纤细腰,时而和风细雨,时而迅鼓急擂,但每一次都是深顶至底,触及到幽深之处的花蕊,让其为之含羞绽放。
      听着于凤舞在自己的耳边娇吟低唱,叶天龙心中快乐无边。他趁其不备,灵巧的手指滑进了丰美如丘的玉臀缝中,轻轻碰触那娇美的后庭玉道。
      没有想到叶天龙会奇兵突出,于凤舞的娇躯一瞬间变得僵硬,在叶天龙极其巧妙的夹攻之下,原本处于高潮边缘的她很快就崩溃了。
      她咬着贝齿,美眸如丝,下面一阵紧似一阵的收缩吸吮,把叶天龙也推上了快乐的顶峰。
      恢复平静之后,于凤舞偎依在叶天龙的怀中,听叶天龙将早上会议的情况介绍完后,将她自己所想到的一一道出。
      应该说,现在优势最大的是尤那亚,他的手中握有帝国半数以上的兵力,而吉里曼斯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军队在手,不过他在朝中的势力惊人,加上一些地方势力和贵族私人武装,勉强可以和尤那亚抗衡。这个时候,叶天龙手中的力量就变得举足轻重起来。
      [如呆你加入尤那亚的阵营,尤那亚就可以对吉里曼斯形成压倒性的优势。而你加入吉里曼斯一方,就会让双方的实力对比更加均衡。所以,不管怎么说,你都是他们眼中最重要的对象,成为他们双方胜负的关键。」
      [难道我不能保持中立吗?我可不想参加到他们狗咬狗的事情里去。」叶天龙苦笑一声,伸手将走过来的柳琴儿也抱在怀中。
      [不可能的,他们绝对不希望出现这样的局面。而且,我最担心的是……」于凤舞两条优美的柳眉微微皱起,略带沉吟着说道。
      [海鹰扬回来了!J田恬的声音适时在门口响起。
      于凤舞的娇躯微微一震,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虽然料到梅鹰扬会赶回艾司尼亚,但内心却是非常不希望它这么早发生的。
      不用讳言,海鹰扬能够抛下武安的大军,火速赶回艾司尼亚,几乎是摆明车马来帮助尤那亚登上法斯特的皇位。
      在军队中最有发言权,对大臣们也最有影响力的三大将军中,于凤舞已经退役,夏赫年事己高,又涉嫌参与文冶达的阴谋,目前就只剩下海鹰扬,他的到来,对大臣们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
      「这个家伙倒是来得真快啊!」
      叶天龙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这样一来,艾司尼亚的局势将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尤那亚得到了最有力的支持,他这边的势力将会大涨,对于吉里曼斯来说,这可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必须找倒可以牵制对方的力量。
      [吉里曼斯的日子更加难过了。」柳琴儿也忍不住说道。
      [不错。」于凤舞点头道:[看样子,连各个军团长都会赶回艾司尼亚给大臣们施加压力。幸好有玉玺和文冶达的下落让吉里曼斯可以缓一下,特别是没有传国玉玺,无论是谁登上皇位,都显得缺少一点名分。」
      这次叶天龙他们回艾司尼亚,并没有将玉玺放回去,因为现在的玉玺就像是导火线,它的出现马上会引起尤那亚和吉里曼斯双方的大战,拥有玉玺,才算是拥有正统的皇位,所以,这段时间里,他们双方都是全力以赴寻找玉玺的下落。
      但是让叶天龙更加吃惊的消启、也在这一天传未了。晨月在青州用千里传讯的加急、方式把她刚刚得到的情报送到了艾司尼亚的东督府。
      [文冶达出现在夏赫的军中,正式宣布登上法斯特的皇位。」
      ~下期预告~
      为了得到城卫军的指挥权,尤那亚和吉里曼斯将捉拿出奔到夏赫军中的文冶达和平定军事叛乱的任务交给了叶天龙。
      面对身经百战的老将军和训练有素的十万大军,叶天龙讨逆的第一战就遭遇凶险……
      正当叶天龙苦思破敌之计时,一个神秘客人出现在他面前,带来一个令他震惊的消息,让他对自己的敌人有了新的认识……
      在叶天龙离开之后,艾司尼亚微妙的平衡并役有维持多久,一个微不足道的突发事件,让局势发生了完全的改变,先下手为强的吉里曼斯到底能不能成功?
      第一次登场的月之神殿四残神展现出他们可怕的实力,尤那亚遭遇了最大的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