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姊的内衣_影音先锋av撸色删除_大香蕉夜夜撸_撸一撸色奶奶明星淫乱_26uuu狠狠撸

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表姊的内衣 更多>>
 

    表姊的内衣

    时间:2018-08-07 (一)黑色的内衣
    已经是两点了,姐姐还没回来。偶尔姐姐会较晚回家,但今晚算是最晚的一次。一定是约会去了。
    但是半夜里又会到哪里约会呢?
    我走到后阳台点起一根烟,欣赏着晾衣架。环状的晾衣架晾着姐姐的内衣。每件贴身衣物都是同色系列,各系列的奶罩和内裤也有不同的质料和织法。纯白的是丝质、粉红的是棉质蕾丝、浅咖啡色的是丝质镂空、橘汁色的也是丝质、黑色的……
    几时姐姐多了这系列的黑色内衣?这并不是以前用的那套黑色内衣。就用这一系列的吧!
    颤抖着拿下黑色奶罩和内裤,我兴奋地进入姐姐的卧房,準备对美女姐姐的黑色内衣进行猥亵。
    三十六吋的D罩杯上绣着白色花纹,我把脸埋入罩杯内,深深地吸入姐姐的香味。
    姐姐的身材这么标緻,长得又清纯漂亮,怎么会用那么多颜色的内衣,尤其是这件我没看过、更没用过的黑色内衣,看起来是那么淫蕩……
    将绣着同样白色花纹的黑色内裤挂在翘起来的阳具上,搓了几下,又脱光自己的衣服,从衣橱里拿出姐姐昨天穿过的连身洋装,穿在身上。
    衣橱镜中的我穿着姐姐的白色洋装,纱质的迷你裙摆被高挺的阳具撩起,中央有一处突出,可以看到那件挂在阳具上的黑色三角裤正在挺动。
    虽然174公分的姐姐比我高,但是迷你裙摆下还是露出我那难看的腿毛。我拉开抽屉,捡了一双丝袜,分别穿在两脚上遮住腿毛。自己从后撩起裙摆摩抚穿上丝袜的屁股,想像着现在是抚摸姐姐的身体,一面伸入裙底握住挺拔的阳具来回套弄。
    那个老秃驴是不是也这样乱摸姐姐?姐姐也肯给他随便轻薄吗?真妒恨姐姐的男友。有时姐姐会带那个大她十几岁的秃头会来我家,甚至待在姐姐的房里很久。顿时我冒起一阵无名火。
    我躺在姐姐的床上安慰暴胀的阳具,一手用黑色奶罩不停地摩挲自己的脸,罩杯也紧紧罩上鼻子。
    如果现在抚弄的对象是美丽的姐姐那该有多好。让丰满的乳房握在我掌心揉搓,粗长的阳具也能进入姐姐的身体内冲撞,姐姐那纤细的腰肢也摇动着……
    『姐姐……让我干你……』藉着姐姐的内裤手淫到此时,我起身把绣有白色花纹的黑色三角裤套在头上,改用黑色奶罩的罩杯包住阳具,另一个罩杯就摩擦龟头。
    『啊……』终于洩了。
    看着精液强力喷出,乳白的浓汁一股又一股地射入罩杯中。姐姐的黑色D罩杯盛着我的白色精液。
    -----------------------------------
    (二)姊姊被秃头冒犯
    芷晴是我的远房表姐,从小就习惯叫她做姐姐。后来她到台北唸书,独居在外。她大学毕业后我也到台北唸书,和她住一起。每当姐姐不在家时,我总会到她的房间拿起她的内衣亵玩一番。
    这天下午,我翘课回到家里。进入玄关时,赫然看见一双男人的皮鞋。一定又是那个老秃驴。
    一时兴起,我便绕到后阳台的窗户外偷窥他和姐姐在房间里干什么。不看还好。才趴到窗边就听见姐姐发出日本女星的闷叫声。从窗帘缝望进去,只见姐姐站在床沿,双手颤慄着按在一颗秃头上,那颗秃头钻入迷你窄裙底发出『啾啾』声,看样子是在吸食姐姐的小穴。
    可恶的秃头!见到这光景令我既震惊、又愤怒。姐姐怎能和那个老秃头干这种事?
    老秃头两手抱住姐姐的臀部舔穴,丝袜和黄色丝织的内裤已经被褪到脚踝,上身的浅绿色套装也被剥开露出优美弧度的香肩,挺突的酥胸还罩着快滑落的黄色胸罩。
    『哼……哼……喔喔……哼』姐姐闭上双眼轻声呼喊。柔亮的长髮飘逸着,清丽的脸庞泛出粉红色。任谁也看不出清纯的姐姐有淫浪的行为。
    『喔……喔……不要伸进去……你的舌头……』
    听了姐姐轻细的求饶声,可恶的秃头反而嘻嘻地抱紧臀部用劲呧上去。
    『哼嗯……哼嗯……会受不了……喔……』
    眉心渐渐蹙起,姐姐的神情紧张。
    『喔喔……不要……不要这样……哼嗯……受不了……受不了了……喔……嘎啊……』
    一声长呼,姐姐软软地趴向那颗秃头,长髮覆掩住她高潮中的脸。清纯的姐姐竟然张腿站着给那种老秃驴舔出性高潮。秃头赶紧撑住她身体,淫淫地笑着腾出一手,把两只手指放进嘴里。
    姐姐被秃头扶住腰,两手撑在他的肩膀上喘息着。忽地秃头伸直两指迅速戳进姐姐的下体……
    『嘎啊……痛……』
    突来的攻击让散着髮丝的姐姐挺直了腰肢,黄色的奶罩掉落在地板上。
    我瞪大了双眼盯住姐姐胸前那对高耸的双峰,丰满迷人的漂亮弧形,粉红乳晕上绽放着会抖动的两粒红葡萄。
    秃头接着残忍地来回转动手掌,好像在拴螺丝钉一样。我看见姐姐面色痛苦地仰着脸,修长的双腿在颤抖着,十指抓紧了秃头的肩膀。
    『嘿嘿嘿……』秃头淫笑着。
    看见秃头这样淫虐姐姐,我真想冲进屋里救她。就在这时,秃头的指缝竟冒出大量的晶莹汁液,竟然是清纯姐姐的淫水。
    『只有我才能挖掘出你的性慾呀!』
    淫水如泉涌出,像蜂蜜一样从秃头手掌滴落到地板。
    秃头的话令我讶异,难道清纯的姐姐是个淫蕩的女人吗?
    秃头的手指开始上下抽送,姐姐自己提起右腿踩在秃头的肩上让秃头用力地插,脸向着天花板轻轻浪哼着。
    『看吧!你的穴挟得有够紧了!』
    唧唧的水声从迷你窄裙底传来。秃头有时插尽指根转动几下然后继续抽送,有时他像是在挖扣姐姐的阴道,有时又像是在搅拌。
    姐姐穿着迷你窄裙的屁股还会因为秃头的动作而抖动。秃头的手指在姐姐的下体不停地蹂躏了几分钟后,姐姐又是『嘎啊』一声,身体软倒了下来,跨坐在秃头的左肩休息。
    我看见姐姐那象牙白的丰满乳房软绵绵地压在那颗秃头上。这时秃头拉出自己的阳具,顺势起身捧起姐姐的臀,一条粗粗不长的阳具就插入了姐姐的体内。
    秃头站着干我的姐姐,姐姐的两脚也缠住他的腰,爬在秃头身上一下下地挨着人干她。
    由于姐姐的身材很高,胸前的双乳就放在秃头上晃动。被撩高的窄裙露出洁白宽圆的玉臀,嘴里吐着听似凄绝的淫声。淫水还不断从臀沟中滴出。房间里的姐姐被秃头捧起屁股用力干着,亮丽的长髮也很有弹性的飘扬着。
    秃头一面干她一面走向我,我吓了一跳,以为被发现我在偷窥,赶紧躲在窗台下。
    过了几秒,耳里还听见姐姐『嗯嗯』的浪叫声,就像贴在我耳边一样,而且还嗅到姐姐身上的香水味。
    我犹豫了一会,抬头一望,原来秃头让姐姐双手抓住窗帘上的桿子像吊单槓般吊着玉体,秃头则是抱紧了美女姐姐的臀部加速干她。
    我看见姐姐丰腴的两片白臀被十只手指深陷入了掐住,只要一吐舌就可以舔到心目中清纯的美女姐姐,如今却眼睁睁看她放浪地任由老秃头姦淫取乐。
    秃头就在我面前姦淫着我的姐姐,在我眼前的是肆虐姐姐阴户的丑陋阳具。正在抽送的阳具上沾满姐姐体内的淫水,被塞满的红嫩阴户还不断被进出中的阳具带出新鲜的淫水,流落在窗台上。
    『啊……啊…啊……啊……好酥喔……啊…啊……啊……啊……』
    听到清纯的姐姐会浪叫,不禁倍觉伤心。在这种悲愤的情绪中我竟然产生性兴奋的矛盾心理,在窗台下我掏出莫名坚硬的阳具一面手淫,一面看着姐姐被秃头姦淫。
    『啊…啊……喔荷……要洩了……洩了……喔荷…嘎啊……嘎啊……』
    姐姐叫了两声,秃头停止了动作,姐姐再次软软地趴在秃头身上,和阳具紧密结合的阴户拌着淫水挤出了一堆白色的精液。我的精液也冲动地射在窗台下。
    -----------------------------------
    (三)
    接下来的一星期,我每天都是义愤填膺,脑海里充满了姐姐被秃头姦淫的画面,根本无心上课,还和同学打了群架。
    就在打完架那天,一个绮丽的女人和我有了性的接触。
    当天我挤上回家的公车,準备回去换掉被扯破的T恤。
    通常乘客搭公车时都是面向窗外避免与人面对面,可是在我的右前方却有个罩上黑色纱衣的年轻女人面对着其他乘客,从她身上还传来姐姐被干那天一样的香水味。嗅到这股香水味不禁让我又生出莫名的悲伤,下面的老二也不知不觉地翘起来。
    我向她身边挤过去偷偷地打量,觉得她与姐姐是两种不同典型的美女。姐姐带有清纯的气息,而她是熟丽的美女。俏卷的长髮覆在套装上,菱形的嘴染上娇红欲滴的唇膏。我又向她靠近了些。
    这时,车厢又挤上一些乘客,把我挤得贴上她的身体。
    她的右肩背了个CUGGI皮包,而压住自己皮包的右手背就恰巧贴上我那里。肺部吸入的是她的香气,右腿也贴在她的腿根,成熟美女的柔软触感就在我的下身发酵开来。这种奇妙的刺激令我的老二急速胀大。她也感到我的生理变化,瞧了一下,然后又若无其事的挤在乘客中。
    这情形像是在鼓励我去侵犯她,于是我不客气地把膨胀的下体重重压向她的手。我的右腿也不知不觉地压入她的双腿间,大腿来回摩擦她热烘烘的下体。她还是不变姿势地让我挤压她的身体。
    正在爽时,没想到她悄悄反手一把握住我的老二,藉着车行晃动在我那里轻轻抚摸。
    怎么会有这种事?我的老二这时硬得不得了,两脚因为这特别的刺激而颤抖着。
    她的眼尾狐媚地瞄向我,嘴角微笑着抬起手拉下我的拉链,手心钻入裤裆里直接抚握我的老二。从来没玩过女人的我简直无法想像这种艳遇。
    龟头被她的葱指摩擦着,炮管也被握住来回套动。色令智昏的我伸手撩起她的裙摆,往她下体摸去。隔着丝袜摸了几下,我也把手滑进她的内裤里,开始乱摸。
    生平第一次摸到女人的下体,毛茸茸中带有湿气的感觉让我兴奋极了。她慢慢把身体靠向我,柔软的乳房贴在我的手臂上,下面还自动张开双腿。我急躁地拨弄柔嫩的阴户,想将手指探入她体内。
    弄了一阵还只摸到嫩嫩的肉片,找不到穴口,这时我心里一急,也顾不得这陌生的熟丽美女会不会疼痛,中指就使劲压入嫩肉。
    『喔……』娇啼一声。
    像是弄破了豆腐一般,她的柔软下体忽然被我压迫出一道裂缝,山洪暴发似地突然冒出温泉,我的手指莫名其妙地挤入她的阴户,浸在湿热的泉水中。手指在穴口胡乱挖扣,心想女人的小穴就是这样吗?
    初次这么接触女人的身体,为了更深入,我伸直中指加了力气硬往她体内插入。
    『啊……啊……』
    也不知道她是痛苦还是爽快,只见她皱起眉头微微颤慄。而我只觉得手指被一团热热的嫩肉包紧着,好像还没插到底,于是我又使力一插。
    『啊……喔喔……』
    摸到了滑溜微硬的物体。应该是子宫吧?我心想,终于触摸到女人的最深处了。
    这时她的上身软弱无力地倒在我胸口,嘴里轻轻吐出一连串浪声。一对乳房压在我手臂和胸膛上蠕动着,令我心痒难耐。她的手也加速套动我的老二,龟头被她的柔软掌心中握住了摩擦。
    她侧着脸枕在我肩上,香郁的髮丝拂在我耳边。我不禁低头埋入香郁的髮丝中,手指在她穴里直进直出,另一手也摸到她屁股去。她环住我的腰,靠在我肩上娇喘着。
    被柔软掌心把住的老二已经硬得不能再硬了。终于,我两腿发抖地将精液射在陌生又美丽的女人手心里。
    这时,我左手五指深深陷入她的臀肉,右手指则紧紧抵住她的子宫,直插得她张嘴咬在我肩上闷叫:『Mmmmmmmmm……mmm……m……』接着,我就伸出的老二準备行动了。